DISKK_我想成立新政府

小单车痴迷中 真波波天使 会长 小卷 本命伏见猿比古 伏八 猫痴 全职叶修

童游斋:

大概是放置PLAY的主题

 

莫名其妙的电波吐槽文

然后我好像专注在写奇怪的东西……还是乖乖的去画本子吧,希望魔都ONLY不要窗……

——————————————————————————

 

    “前辈是在养狗吗?”

    结束爬坡训练后,在山脚的宠物店选购了兔子饲料,结账当头,新开悠人看到队内的不思议前辈在货架间徜徉。

    “唉?”

    最后买了普通的红色狗绳。

    “哈,没有啊?”

    不思议前辈——真波山岳,从一脸神游中回来摆摆手。

    “真波,兔子可是没法用绳子牵着遛啊。”

    即使是三年级的黑田前辈,也摸不到他一星半点。

    “唉,是呢。”

    他拉扯着绳子,把一端绕成一个环,就这么套在自己脖子上。

    “这样被吊起来,会不会比较有活着的感觉呢?”

    “会死的。”

    “也是呢,上吊的话,还是要在没有人到过的山顶比较好。”

    “……”

    “你怎么了?真波……”

    这无从吐槽的感觉究竟是什么?略微的沉默后,大概是作为副队长的责任心,黑田前辈无奈地询问。

    “上次经过秋叶原的时候,是不是把我放在那里比较好?”

    说起来,真波前辈这两个月出乎意料的老实,迟到据说少了,也有在一起好好训练,就像在哪里接受过电击教育了一样。

    “栃木县的话……差不多是骑车也能到的距离吧。”

    “不……日光市的话,还是挺远的。”

    “唉,这样啊……”前辈还是带着一脸“什么都没有”的表情,收紧绳结,“那之后都没有收到过呢……”

    “坂道君的邮件和录音。”

    以这句作收尾,那天,他没有再说过话。

 

    箱学自行车部的所有社员都知道他们与千叶总北的渊源,去年陨落的一败,榜首小野田坂道的名字便死死钉在所有人脑门上。

    更不必说当时2位的真波山岳。

    一年级的新开悠人只知道,这两人的关系,说不清、道不白。

    在还没有进入正选之前,他偶尔会看到前辈随处乱丢的手机亮起小野田坂道的来电提示,之后看到记录的前辈会对着手机发呆却从来不回拨。

    请至少礼节性的回复。

    箱学正选几乎都是怪人组合,在这之中,真波前辈就好比战斗机一样。

    虽然不回拨,但他会默默把录音拷贝到记忆体里,在休息时间LOOP。

    这个人究竟在想什么啦。

 

    讨论串

    通信的对象突然停止了联络该怎么办?

    “先打电话问原因啊?”

    “是啊是啊。”

    “具体是什么细节?串主?”

    “什么关系的对象啦?”

    “这边的电话和邮件被拒绝接收了?”

    “单方面停止?”

    一直都是对方主动联系,但是突然就没有再收到邮件了。

    “朋友?恋人?”

    “如果是恋人的话多主动吧。”

    “还是先主动联系吧。”

    “可能对方比较忙碌,有多久了?”

    “请主动联络。”

    去年遇到的很有趣的孩子,约定了一些事,所以那边有一直有联系我,虽然我很少回信。

    “……”

    “很奇怪啊,为什么不回信。”

    “我觉得串主很过分。”

    “串主的错。”

    “为什么不回信啦?”

    “究竟是什么关系啦。”

    “快回信。”

    可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呢。不过对方一直有认真在联络,感觉很在意我的样子。

    “呜哇,这个人在做什么?”

    “很过分的样子啊。”

    “停止了很正常。”

    “串主在放置PLAY。”

    “串主到底在想什么?”

    “放置PLAY。”

    “放置PLAY的串主太糟糕了。”

    “……”

    “对不起,我对不上电波。”

    “串主在做什么?”

    “对方的单方面通信?”

    “我觉得对方停止联络很正常。”

    “串主是什么信心觉得对方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继续联络啊!”

    “放置PLAY。”

    “太差劲了。”

    因为肯定还会见面的。

    “太差劲了!”

    “放置PLAY。”

    “串主太自信了。”

    “串主觉得自己是少女漫画的男主角吗?”

    男主角啊?虽然在人物介绍页面是第二个,但是出场好像不太多,人气投票也很微妙的样子。

    “……”

    “对不起,这串是在说什么?”

    “我跟不上串主的思维了。”

    “现在就算是少女漫画也很微妙,我一直不知道千早振的男主角是谁。”

    “上面的究竟在说什么啊?”

    “串主在说什么啊。”

    “啊,那个千早振,我也不知道男主角是谁。”

    “放置PLAY。”

    “在说什么?快回来啊。”

    “……”

    “我觉得对方是个好孩子,还会见面的话,串主是做了什么才会突然断了联络?”

    “上面的居然能跟上电波吗?”

    “串主做了什么?”

    唉?哦,那之前,对方说想来见我,我在电话里说,不要来。

    “……”

    “…………”

    “……”

    “………………”

    “…”

    “…………”

 

    被刷了一屏讣告的真波山岳故自发呆起来。

    放置PLAY吗?好像并没有这么做的打算,收到语音留言的时候会觉得焦躁,看到收件箱的邮件也觉得扎心。

    但是。

    好开心。

    一心一意地追着自己的坂道君好有趣,即使自己不回应,也会认真地看着自己的坂道君真是太棒了。没有新邮件和新语音的日子,就像站在无法张开翅膀的漆黑深井中一般沉闷。

    但是似乎有什么断开了?

    被什么掐住咽喉般的窒息感……

    他想要绳子。

    几天后,就是IH2了。

    会像冬天会面时候说过的那样吗?坂道君会打电话来叫醒他。

    在意到莫名地提前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但是等了很久很久,手机也没有亮起。

 

    “总北有一个人下来了!”

    前面的选手大喊着,缓缓让开一点空隙。

    “而且还是1号号码布!”

    是小野田坂道……

    新开悠人悠然地嚼着能量棒想着。

    “真波君,终于见到你了!”

    在箱学的选手群中,小野田前辈灿烂地笑着喊出那个名字。左手边的真波前辈,讶异着、困惑着,最后做出几个月以来最为爽朗的笑容。

    “现在还是喜欢坡道吗?”

    “恩。”

    两人目无旁人一般聊着,交换了在山里再战的约定。

    “那天,我拿到水壶了。”回去自己队伍的小野田前辈在前面大喊。

    水壶?那是什么。

    “啊,太好了!”真波前辈目送小野田坂道淹没在人墙里。

    哎?作战计划没问题吗?

    “这样好吗?真波前辈。泉田前辈可是对我说,进山之后,就由我来牵制他呢。”

    他瞥了瞥这边,狂笑起来。

    “不需要担心哦。”

    “坂道君啊,是个绝对会遵守约定的男人啊!”

    “啊?”

    前后的温差太大,悠人觉得好微妙。

    “到底在想什么啊,今天的前辈让人觉得很别扭……”

    “哈?”

    呼——他呼气凝视前方,无法移开视线。

    “超想见坂道君!”

    “坂道君超可爱,软绵绵的,声音也很甜……”

    “坂道君是全世界最可爱的男孩子!”

    ……

    “喂、喂……塔一郎,真波那小子……”

    黑田前辈不安的敲队长。

    “我今年组成的,是箱学史上最热情的队伍!”

    “这不能作为理由啊!”

    “这是命运啊!坂道君拿到了水壶。”

    “我们是被命运的红线捆绑着呢!”

    “……好想把坂道君绑起来。”

    好像开启了奇怪的开关……唉?他最后说什么?完全不是海豚君的感觉,而是危险的肉食生物啊。

    悠人顿时觉得在前面看不见的什么地方的小野田前辈就像纯良的兔子一样,乖巧的,软软的,但是跑起来快得让人抓不住。

    兔子没法用绳子牵着遛啊。

    对了,前几天,前辈买了绳子,那究竟是要用来做什么的?

    “完全不用担心,坂道君一定会追着我来的!”

    他好像回复了以往的自由悠哉。

    “前辈是哪来的自信啊?”

    “因为我是男主角啊。”

 

END

 


评论
热度(109)
  1. 树雨童游斋 转载了此文字

© DISKK_我想成立新政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