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KK_我想成立新政府

小单车痴迷中 真波波天使 会长 小卷 本命伏见猿比古 伏八 猫痴 全职叶修

[山坂]sweet cold

甜甜圈:

和七夕没什么关系的七夕贺文。甜度保证。


男神想看坂道哭女神想看真波哭,你们是想看我哭吧。


看点大概是坂道教你如何回答恋人“你喜欢我哪一点”这个问题(大雾),以及,结尾有点痛(?)。


太太们七夕快乐~山坂这么萌就不要烧了嘛!




sweet cold


 


小野田感冒了。


并不是很严重的那种,只是喉咙有点不舒服外加轻微的流鼻涕。


日常活动还是可以照样进行的……吧?


“这还叫不严重?”


结果因为真波的一句话,他的活动范围就被限制在了这个90平米的公寓内了。


顺带一提,现在是他们一起进洋南的第一个夏天。


进了相同的大学,并且,搬到一起住了。


尽管每次被说是“同居”时,小野田都会局促的否认,但他其实挺喜欢这样的生活。


和真波在同一屋檐下的生活。


相互扶持,彼此照顾,这种比起朋友,更接近于家人的相处模式。


嗯,除了晚上熄灯以后的事,和每天突然的接吻外。


“……所以说,真的没有那么严重啦,真波君!”


小野田扒着厨房的门框,带着些鼻音的朝真波抱怨道。


即使是不怎么擅长向别人抗议的小野田,在连续过了三天穿着睡衣踩着拖鞋的日子之后,也快崩溃了。


“有什么关系,反正坂道君也很喜欢那件姬野公主的睡衣吧?”


“嗯……不、不对!”


“我也很喜欢哦。”真波头也不回的继续忙碌着今天的午餐,“轻飘飘,软绵绵的。除了制服以外,最喜欢了。”


“真、真波君!”


“当然,要是坂道君能不把最上的两颗纽扣扣起来的话,我也许会更喜欢的。”


“嘭!”


小野田猛的关上了厨房的门。


他不禁有些沮丧,自己真的越来越不是真波的对手了。


同居以后,真波的强势日渐明显,小野田有时也忍不住反思,是不是因为自己太过纵容他了。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特别是见过那样的真波之后。


那样脆弱、不安的真波。


 


第三届IH结束后的冬天,也是他们确认关系不久后的那个冬天,真波罕见的感冒了。


非常严重的那种。


小野田形影不离的在床前照顾了他三天,第四天,真波执意要出门走一走。


“最难熬的三天都已经过去了,我没事啦。”


“但、但是……”


“而且,我也有想要对坂道君说的话。”


小野田最终妥协了。


【比谁都要更快的登上山顶。】


他在真波的眼中看到了与那时相同的决意。


无法拒绝。


接连几日的大雪初停,地上还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银白。往日骑自行车只需几分钟就能登上的坡道,现在由踏着雪的两人步行而上,又显得有些漫长了。


呼出一口气,看着带着自己体温的白色水雾渐渐消散,小野田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庆幸起lovehime的围巾他买了两条。


而另一条,此刻正围在真波的脖子上。


“……终于、到头了呢!”


“嗯!”


一路无言的行至坡道尽头处的平台,真波高兴的伸了个懒腰。尽管感冒尚未痊愈,经过这一番运动,他看上去也比之前精神多了。


“呐,坂道君,可以站到这里来吗?”


真波指了指自己的面前。


“嗯……”


虽然不太明白他要做什么,小野田还是照做了。


“然后……可以,转过身去吗?”


“……唉?”


小野田有些困惑。


“唔,如果是面对着坂道君的话,有些话,我怕我开不了口呢。”


“嗯……这样、可以了吗?”


背对着真波,小野田有些无所适从。


难以开口的话……


真波到底打算对他说什么呢?


“……坂道君,是真的、喜欢我的吧?”


“……唉?”


“坂道君对我的喜欢,和对今泉君、鸣子君、卷岛前辈他们的,都是不同的吧?”


“只是这个吗?”


小野田不禁带上了点笑意,原来一向对自己信心十足的真波,也会有这么不安的时候。他正准备转过身,却被真波从背后突然按住了双肩。


“现在还不可以哦。”


“唔……”


“那么,坂道君的回答?”


“嗯……虽然很像,但是是不一样的呢。如果告白的那一方不是真波君的话,我大概是不会接受的吧。”


“……大概?”


“……一定。”


看来就算是生病中,真波君也还是真波君啊。小野田在心里默默感慨道。


“……既然这样……坂道君,喜欢我哪里呢?”


“……真波君?”


“坂道君是知道的吧,我把水壶扔掉的事。我也曾嫉妒过、后悔过……”


“现在也是吗?”


小野田突然打断道。


身后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不、只是……”


“那样我就可以安心了呢,要是现在也被真波君讨厌的话,我也会很难过的。”


“……这可不是该安心的时候吧!即使和坂道君交往了,我也还是无法放心。我没办法控制住自己不去怀疑坂道君,我甚至没办法不怀疑自己,我……”


小野田伸手覆上了真波按住自己肩膀的手。


“真波君,在哭吗?”


“……”


“我可以转身了吗?”


“……不可以。”


“……”


“我不想被坂道君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人生只有一次,再也不会有回头的机会了,所以我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坂道君。”


“……但是,我想知道的,是真波君的全部啊。”


小野田转过了身。


“最好的真波君与最差的真波君,我都想要知道,因为这些都是真波君呢。”


“……”


“我喜欢真波君的哪里,答案其实有很多很多,根本就不可能说完啦……但是我还是会努力的、把我的'喜欢',也传达给真波君!”


“坂道君……”


“每当真波君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和嘴角弯曲的弧度;爬坡的时候,全神贯注的侧脸;明明说了不可以转身,但我真的这么做也还是会默许的宽容;以及……”小野田红着脸轻轻擦去了真波的眼泪,“流泪时,会变得更加温柔的神情……这些全部,我都喜欢!”


“……”


“非常、非常的喜欢!”


“……坂道君,可以吻你吗?”


“……唉?”


“不……还是算了。”


真波揉了揉眼睛,将围巾拉起来遮住了半张脸,垂下眼有些闷闷不乐道:“感冒,真希望能快点好呢。”


“嗯!”


 


“所以说!明明那时候的真波君,就算感冒了也还是出门了啊!”


直到坐上饭桌,小野田还是没有放弃说服真波。


“嗯,然后?”


真波漫不经心的用筷子剔掉了鱼刺,将鱼肉连同其它的菜一起堆进小野田的碗里,就差没把“我完全没在听”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


完全、无法交流!


小野田放弃似的拿起筷子开始消灭起碗里的饭菜了。


“……坂道君,是不喜欢和我独处吗?”


“唉?”


“那样的话,坂道君现在就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哦,我是不会阻拦的。”


小野田叹了一口气放下了筷子:“真波君要怎样才会明白呢?不是和真波君一起的话,到哪里对我来说都一样。”


“……”


“所以……别再说那样的话了啊,我一个人、是不行的……”


“嗯,我知道。下午一起去秋叶原好了,如果我没记错,lovehime最新一卷的蓝光是在今天发售吧?”


“……唉?”


“我是知道的哦,坂道君没有我是不行的。”


“呜……”


“只是偶尔,也想听坂道君亲口说出来呢。”


小野田的心情有些复杂。


“……那,如果我真的走了呢?”


“那我只能委屈坂道君一下,用手铐把你铐在家里了。”


“家、家里还有手铐?!”


小野田一下慌张了起来。


“没有。只是说说而已啦。不管怎么样,我也没办法做出伤害坂道君的事呢。”


“……”


真的、只是说说而已吗?


小野田有些郁闷的往嘴里塞了一口饭。


 


时隔多日能够重新一扫秋叶原,还在真波的帮助下拿到了心仪已久的限定,小野田在十分满足的同时也确实精疲力尽了。回到家洗完澡钻进被窝后,他忍不住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都说生病会使人变得脆弱,我真是完全没看出来呢。”


“……嗯?”


小野田把脸埋进被子里迟钝的应了一声。


“明明冬天的时候,我连那么糟糕的一面都给坂道君看到了。”


“……唔。”


仿佛对于自己敷衍的回答相当不满,小野田的身上猛的加上了另一个人的重量。


“干、干嘛啦,真波君!”


对方不为所动的维持着抱住他的姿势牢牢压在他身上说:“坂道君,就算在感冒的时候都不会有负能量吗?”


“不会啊……而且,真波君的厨艺真的很厉害呢!要是能天天尝到,我都忍不住会想是不是感冒慢点好会比较好……”


“今天不做吗?”


真波突然打断道。


“……唉?”


小野田完全不明白话题怎么会一下从日常向跳跃到了……嗯、成人向。


真波居高临下的盯着小野田,若有所思道:“手铐,还是买一副吧。”


“唉?!”


“放心,不是坂道君想的那种。我啊,稍微有点期待呢。双手被铐在床头的话,坂道君会有怎样可爱的反应呢?”


“……”


“等感冒好了,我们一起去买吧?情趣手铐。”


小野田猛的涨红了脸。看着身上一脸认真的等待着自己回答的真波,他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伸出手一把拽住了对方的呆毛。


 


END




因为人生只有一次,所以想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你。


结果这样帅气的真波,还是完全给坂道打败了呢 (*˘︶˘*)


今天也是3F团认证团员的甜甜圈表示我也想和坂道小天使交往啦!(;д;) (flag已立

评论
热度(175)

© DISKK_我想成立新政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