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KK_我想成立新政府

小单车痴迷中 真波波天使 会长 小卷 本命伏见猿比古 伏八 猫痴 全职叶修

[山坂]恋は塩味 by しい(id=3956654)

饿!:

>> 个人非常喜欢这篇。开头甚至全文一大半都是很平淡的日常,但是结尾处简直升华。作者在文中埋了很多伏笔,翻到最后我简直佩服地五体投地。心理活动的描写太美了,值得细细品味~希望大家耐心一点看哦,有将近一万五千字ry(一口气翻完的我简直要升天_(:з)∠)_


>> 不要被标题吓到了,其实这篇挺甜的,好吧其实还是有点虐啦,确切的说只是一种恋爱中都会有的“涩”的感觉。都是因为真波非常的不会表达!坂道却意外地非常直接,完全就是真波厨的心态,这样的小天使什么的,哎呀简直不要太感同身受啊ww  


>> 但是如此美丽的文字,我还是无法把那种感觉翻译出来。总之对于每一篇翻译我自己都嫌弃得不得了,大家还不介意真的很感谢ヽ(;▽;)ノ


 


—————————————————


 


爱是咸涩的


 


喜欢真波喜欢得不得了的坂道君,与不善于恋爱的真波君的故事。


 


 


抱着宁为玉碎的觉悟告白了。


 


“我非常喜欢真波君。请和我交往!”


在一起爬坡之后的骑车的回家的路上,我用清晰的语调这样告诉了他。听到这话的真波君握紧了车把。他的身影逆着光,不自觉睁大的眼睛里却仿佛闪耀的满月一样的光辉。


我呆呆地看着他,缓慢的露出一个笑容。那是放弃般释然的微笑。


 


我是一个男生。而且还带着眼镜,又是个宅男,脸也非常平凡。


这样的我告白的对象,却是一个容貌帅气的男生,温柔俊朗,简直就是王子一样的人。


答案已经非常明确了,应该是一个所有人都能猜到结局的故事。


所以现在的我正静静地笑着。会告白的自己,还真是愚蠢啊。


真波君站在我面前无声地呼吸着,隐约可以看见呼出的白色雾气。在这样寒冷的,快要把人冻僵的夜晚,还把他带进了这种话题,真的觉得很抱歉。


 


“……”


“……”


空荡荡的路边,我们始终沉默地站立着。


真的,快点拒绝我吧。不用那么认真地考虑措辞也没关系的。很普通的,不行、对不起,只需要这样说出来就可以了……。


然而温柔的他,直到脸颊渐渐染上不自在的红色,才露出了一副为难的表情。尽管只这样我也很开心了,明明应该高兴地笑着的,却不知怎么的变得有点想哭。


然后终于,真波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形状优美的嘴唇开始微微颤动。我迅速地低下头,紧紧握住自行车的车把,做好了听到他的回答的觉悟。


 


“可以哦”


恩,是啊。可以……。


“诶!?”


刚刚,他说了什么吗。


我震惊地看着眼前的真波君。他带着清爽的笑容迎上了我的视线。


 “那,那个,真、真波君?刚、刚才”


“嗯。交往吧”


目瞪口呆。说的就是我现在这种情况吧。对真波君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觉得是那么不可置信。是梦吗?看起来也说不定。


 


“从今天开始,就请多多指教了呢”


“是……是的……”


看着真波君伸过来的手,我颤抖着把自己的手递上前去。他摘下手套,拉起我在夜风中变得冰凉的手,慢慢地握住。


然后,手心刚刚接触就被放开了,真波君转身跨上了自行车。背对着我,他举起了一只手挥了挥。


“那么,再见了”


“……恩,再见”


我还来不及考虑些什么,就动作快于意识地点了点头。轮胎摩擦过地面的声音,是他离开时发出的声响。一直到那声音听不见了,我还呆呆地站在那里。


 


◇◇◇


 


从那个时候开始,到回到家之后,我都一直心不在焉。晚餐也吃过了,也洗了澡,但身体一直感觉轻飘飘的,仿佛身在云中。


直到现在,我的脚尖都还没有触碰到地面吗。


总觉得有种好像长出了翅膀,正在飞翔着的感觉。


躺在床上,我茫然地望着天花板。雪白的墙壁似乎在摇摇晃晃地蠢动着。我开始一次又一次地掐自己的脸。


好疼。


非常的疼。


但只是这样还是不够。不明白。居然会是确信想要的,这样的现实。


我拿起手机确认了一下时间。晚上10点。也许会打扰到他,也说不定。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先试着打一个看看,如果不行的话就算了。


这么想着,我给之前还在一起的,非常喜欢的那个人打了个电话。


很紧张,心跳很快,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在激烈地沸腾着。在被夜晚的寂静所笼罩的房间里,听筒里传来的呼叫音显得格外明显,嘟——嘟——,一声一声的,回响在耳畔,又似乎重重地敲打在心脏上。


 


哔——。


一声仿佛指尖相互碰撞的按键音后,呼叫声停止了。一瞬间,全身的肌肉都如同凝结了一样,我整个人都静止下来。电话那头寂静无声,我感觉自己的皮肤都在渐渐发凉。


果然不行啊,是不在家吗。正在这么不安地开始想着的时候,我突然听见了清浅的呼吸声。


 ‘喂喂,啊坂道君’


“我,我是坂道!晚上好!”


电话的那一边,是自己所极度渴望的人在呼唤着我的名字。


怎么也没想到会被接起来(因为平时一般都不在家),我不自觉地用上了敬语。于是真波君,用温柔的声音笑了起来。


‘啊哈哈,我知道的哦。因为来电显示上,可是写着坂道君的名字呢’


“是,是啊,我想也是!抱、抱歉”


‘所以,是怎么了吗?’


“那个……”


‘恩?’


额头上一点一点地渗出了汗珠。我抬起手把它们擦拭掉,开始询问起今天的事情。


“今天……的,回家路上的,事情,只是想问一下”


‘嗯’


“那个是……这个”


‘……’


“……”


一阵沉默,这次连任何细微的声音都听不到了。我努力放松变得僵硬的身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地吐出来。


肺叶中交换了新鲜的空气,我才尽量稳定着声音开口询问到——


“我们是恋人……的这种事,没,没关系吗?”


 


问出口了。怎么办。如果被告知“是开玩笑的哦”这种话,该怎么办。要说起来的话那是什么啊?有发生过那样的事吗?……如果被像这样反问了该怎么办。要是被认为这是我的梦话,现实里是不存在的,这样的头脑奇怪的家伙,又该怎么办。


在听到他的回答之前,我就开始坐立不安,掌心变的一片潮湿。


‘嗯。我们是恋人’


“啊……”


‘没错哦’


一直被揪紧的心脏,缓缓地放松了下来。呼——,我安心地吐出一口气,喜悦之情瞬间溢满了整个心房。


“是、是啊,我,那个,还,还想着会不会是梦什么的……!对不起,明明都这么晚了”


‘梦啊……到之前为止还见面了吧,我们’


 


眼前浮现出他那一直以来的,爽朗的笑脸。心跳逐渐地缓和下来,我把脸贴到枕头上,在床上舒展开紧绷的身体。虽说嘴唇还有些止不住的颤抖,却也不是没办发从喉咙里发出声音。


“唔,很开心,今天,非常的开心。还有就是,我真的很高兴……谢谢你真波君……”


‘我也很开心哦’


“恩,恩!很高兴呢……那个,还可以邀请你出来玩吗?”


‘当然’


“谢谢、……喜、喜欢你”


‘……嗯,谢谢’


这样的对话之后,我们就挂断了电话。虽然通话结束了,我整个人还是轻飘飘的。不对,应该说是挂断电话后,就有了一种浮在空中的感觉。


恋人、啊。


好高兴。


好高兴。


能够和真波君,成为恋人什么的……!


好高兴、好高兴、好高兴啊!


好想跳起来。好想现在就打开窗户,大声地喊出来。今天一定是把人生中所有的运气都用完了吧,这么想着,我的心底充盈着满满的幸福。


 


◇◇◇


 


我会变得喜欢上真波山岳君的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老实说,我并没有注意到这件事的发生有什么明确的契机。只是,他清爽的笑容,不经意的温柔,能与这样的我毫不犹豫地自在交谈,也许,就是被这些地方吸引了也说不定。


被如此简单地吸引住了,然后就落进了这个名为“真波君”的,深不见底的海。明白自己喜欢上他了之后,我就逐渐开始变得压抑,隐约的窒息感始终如影随形。只要一想起他,身体里马上就会变得像火烧一样灼热,脸颊潮红,无法集中精力,上课时也不能稳定心神,像这样的日子也有过一段时间。由于这个原因,还被作为朋友的名字鸣子君很是担心了一番。


所以在这个高一的冬天,真的是抱着被拒绝的觉悟告白了。不能再这么更严重地沉溺下去了。尽管的确是沉溺了,但已经到了不得不奋力游着抵达岸边的程度。自己已经不想在无底的,甜美的深海里,一个人痛苦地挣扎了。


但是,结果却是这般出乎意料。乘着船的真波君,朝着就快淹死的我伸出了手。


 


我是如此的幸运,因此之后一定会有好事发生吧。


 



 


和真波君交往的第二天,我坐在教室里自己的座位上,眺望着窗外。


 


“小野田君”


“呜哇!?”


突然被叫到名字,我不禁颤抖了一下身体。惊讶地回过头,发现是两手叉腰,皱着眉头的鸣子君站在那里。


“嘛嘛——怎么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发呆啊。现在开始要换教室了哦,再不快点走可就要迟到了”


“啊,是、是啊,抱歉”


虽然知道这只是我自己的事情,也不想让他人太过担心,但还是有些心不在焉起来。昨天的事一浮现在脑海里,思考和身体动作都仿佛要停滞了。


我慌慌张张地做着上课的准备。


再一次向在一旁板着脸等我的鸣子君道歉之后,我站起来离开了座位。


 



 


我们是踩着点走进教室的。今天是化学实验课,老师要求我们自由组合,于是我就和鸣子君坐到了一张桌子的座位上。


这门课是选修科目,是自己选择的想学习的内容。因此其他班级的鸣子君也可以和我一起上这门课。


开始上课之后没多久,鸣子君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在这期间,老师一直站在黑板前,用淡淡的语调说明着实验内容。我一边听着老师的话,一边确认着零碎的实验使用道具之类的。


然后老师说可以动手了之后,所有人都从椅子上站起来,互相协助着熟悉操作。我摇了摇在睡觉的鸣子君的肩膀。


“鸣子君,要开始了哦,快起来。今天我们班的另外两个人都请假了,所以我们就不得不做了啊”


“啊,恩?是吗?这样的话就要起床啦”


呼哈——,走到我身边的鸣子君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之后,面对总是像孩子一样的问着“这是什么?”的他,我也只能微微地苦笑了。


 



 


“啊——小野田君,那个放太多了吧”


他的话让我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天平上的托盘里的食盐,比测试的时候多了3g。我把药用试纸上的食盐放多了。仔细一看,天平正朝着食盐的那一侧微微倾斜。这样一来就没法平衡了。


“抱、抱歉”


“没事啦、没事啦。把多出来的那一部分去掉就行了”


“恩”


他那样说了之后,我就用小勺子把那些纯白的,透明的颗粒挑出来去掉。于是天平就一点点地达到了平衡。


“哦——耶,很完美嘛”


“嗯!”


 


我们带着笑容开始着手下一个作业。最初还在嘟哝着“实验什么的还真是麻烦啊……”的鸣子君,现在也兴致勃勃地进行着操作。


能和朋友像这样亲密地在一起专心致志地上课,我觉得很开心。


这时,真波君的脸再一次地忽然浮现在了眼前。即使是在这种完全没有关系的时候,有关他的种种也会在脑海中不断地闪现。现在的真波君,不知是否也感觉到了快乐或是开心之类的情绪。虽说是在学校里住宿,但他又会和怎样的朋友一起度过呢。


我一边与鸣子君交谈着,一边在心底决定今天晚上再给他打个电话看看吧。


 


◇◇◇


 


抱着想给真波君打电话联络的想法,我事先给他发了邮件说明。他爽快地表示知道了。一般在打电话时,我都会觉得这是一种快乐的享受,但是现在在约定好了之后,反而失去了镇静,一直有种浮空感。还被鸣子君瞪大眼睛说了句“这次又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情绪如此高涨啊小野田君”。


 


然后到了约定的时间,我再次坐在床上拨出了电话。呼叫声响了几次之后,真波君接了起来。


因为一直以来真波君都很少会给我打电话,所以虽说这次是提前约定好的,但最近能连续两次通话,我已经很感激了。


我正感动得眼角都微微湿润的时候,真波君先出声打了个招呼。


‘哎呀,晚上好哦,坂道君’


“晚上好,真波君!抱、抱歉啊,又打电话打扰你”


‘没关系的,不用介意’


“谢、谢谢”


和真波君说着话,身体就一点点地开始发热。我的脸之类的,现在一定是像苹果一样红了。虽然没有任何人看到,我还是忍不住把通红的脸埋进了膝盖里。


接着,我结结巴巴地开口了。


“那个啊,今天呢,在学校里做了化学实验”


‘哦——这样啊’


“嗯,然后,因为是和鸣子君一起上的课,而且这节课只有我们两个人,所以最后实验都是我们俩完成的!”


‘哇哦,很厉害啊’


“然后……那个……真、真波君呢,做了些什么吗?在学校的时候”


‘唔——在睡觉。之后就去参加部活了’


“是这样啊”


‘恩’


“……”


‘……’


 


彼此都沉默了下来。


我一边在心里那个,恩,这个、、支支吾吾地念叨着,一边努力寻找话题。


“部、部活,开、开心吗”


‘很开心哦。坂道君呢?’


“我也很高兴的!”


‘是吗’


“……”


‘……’


再一次地,寂静充满了房间和接通中的电话。我急得额头渗出了点点汗渍,脚尖不安地在地板上画着圈儿。


原本,真波君和我对自行车以外的话题就不怎么聊得来。如果是和鸣子君在一起的时候,通常都是鸣子君一直在说话,我就只需要安静地听。今泉君的话,看起来总觉得平时是个比较喜欢安静的人,因此就算我不说话,也完全不会有尴尬的气氛。


但是,真波君是不一样的。


如果我这边不提出话题的话,气氛就容易变得安静而尴尬。很不喜欢两人之间这种无言的状态。简直就如同等待法官宣判的那段时间一样,像这样的感觉。


这之后,我们又谈了些学校里的事和前辈们的事之类的,但这其中并没有什么让气氛高涨起来的话题,最终又再次变得安静下来。终于,我承受不住这种沉默般的开口了。


“那个……那,今天,就暂且说到这里吧”


‘恩’


“谢谢”


‘不用,该是我道谢才对’


 


就先说到这里吧——虽然这么说的人是我,但实际上我想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的话还有很多。即使只是打电话,也好像和他时常联络啊……


但是,像这样没有任何实质内容的对话,真波君应该一点也不会觉得高兴吧,更何况大多的时间还只是沉默无言……应该会很不舒服吧。所以,果然我还是挂断电话比较好。


然而,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能像这样和他交谈,我还是觉得很高兴。我情不自禁地再次微微开口说到——


“真波君”


‘恩?’


“喜欢你”


‘……’


我有些期待地等待着他的回答。终于,他从喉咙里发出了声音。


‘谢谢’


“……”


我克制不住地觉得有些沮丧。他继续说到


‘那,先再见了’


“啊,等、等一下”


‘什么?’


虽然立即就叫住了他,但是我还没有考虑好措辞。


“那个,啊,明天也,打电话……可以吗?”


‘嗯……可以哦’


“谢谢”


‘那么,现在就先说晚安喽’


“晚,晚安”


 


嘟——,他挂断了电话。我凝视着手机屏幕上的画面,呆呆地看了一会。然后,屏幕上的光亮暗了下来,隐约地映出了我的脸。看着看着,我注意到不知不觉中自己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


为什么,我会这么失落呢。


和真波君打电话,明明应该是很高兴的。


不过,会这样的真正的理由,我是知道的。


我喜欢你。说出那句话之后,就一直期待着他能说出同样的语言。


正因为是如此期待着,所以在预想落空了之后,自己就觉得非常不好意思,我羞耻地将自己的身体狠狠地摔倒在床上。


 


◇◇◇


 


从那之后,我开始每天给真波君打电话。神奈川和千叶之间的距离,决定了我们无法经常见面,互相也要忙着社团活动,日程上也不是很相符。


所以平时,我们只能打电话或是发邮件。不过这些也只是几分钟而已。交谈无法持续下去这件事,比什么都让我感到害怕。准备好的话题用完之后,往往就是安静得可怕的沉默。


今天也像往常一样,我们正在通话中。打电话的时候,会有种那么遥远的距离,却似乎只靠着这一根线就被连接起来了的错觉。


“那么今天,也就说到这里吧”


‘恩’


“啊,对了,真波君”


‘?’


我假装地像突然想起来一样告诉他——


“下周的周日,那个……想……一起出门……恩”


‘下周啊……’


“如,如果不行的话,也没关系!!”


以为他要拒绝,我放弃了后面要说的话,只是等待着他的回答。不过,他却用轻快的声音同意了。


‘嗯,好的,是要去哪里的坡道骑车吗?’


“不是,其实……这一次是……”


对只要是和真波君一起出门,就会骑自行车去爬坡这一点,我还是有相当默契的了解的。但是,这次却不是这样。只是,想尝试一下一般的恋人都会做的那件事了。


我刚把它支支吾吾说出口,真波君就‘啊啊’地嘟哝起来。


 


‘约会?’


“呜哇!这个,那、那个……是,是的……”


‘唔——那、是去哪里呢’


“诶……要、要来是吗……?”


‘嗯。预定是空着的哦’


他的话,让我高兴的同时又有些忧心。这次,真的是感觉啪地一声,心情一下子就明亮起来。


“那、那么,我到你那里去吧!”


‘这样好吗?是不是太远了些?’


“没关系!上次真波君不是也到千叶这边来了”


‘是吗?那就,好吧’


“这种完全,算不了什么的。轻而易举的哦……”


距离什么的我根本不在乎。只要能和真波君见面的话怎样都好。就算要花几小时也没关系。


一边这样想着,我一边问到:“只是,我去你那边之后做什么呢?”


‘是哦,那,我们适当地也去商场逛逛?正好我有一些需要买的东西’


“我知道了”


‘恩,那就决定了?’


“嗯!很期待下周哦”


‘我也是,非常期待的哟’


胸口充满了幸福感和爱意。我稍稍平静了一会,开口说到——


“真波君”


‘……恩?’


“我喜欢你哦”


这几个字非常自然地就从口舌尖滑落了出来。一直以来都是在通话的最后会说的话。这种在谈话结尾处的同样的转变,已经说得非常习惯了啊。


接着,他在这之后说的话,也是一样的。


‘嗯,谢谢’


真波君你呢?虽然很想这样问,但还是拼命地把到了喉咙口的话咽了回去。


我们在最后的这样的对话之后,就切断了通话。


 


“哈啊……”


唇角泄露了一声叹息。


我喜欢真波君。非常的喜欢,无论多少次的“喜欢”都能说出口。就是喜欢到这种程度。


真波君又是怎样的呢。对于我,是何种程度的喜欢呢。


……我不知道。完全、不知道。


啊啊,如果“喜欢”的多少也能干脆地用天平测量就好了。那样的话就能轻松很多了啊。


但是,即使能够测量,如果某一方的“喜欢”太重了的话,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过重的一方,是不是不舍弃掉那份“喜欢”就不行呢。


不过,测量什么的,说到底是不可能的。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测量哪一方有多少的“喜欢”这种事是做不到的,所以在我看来,喜欢的感情,应该只是不断地,渐渐堆积起来的吧。


 


◇◇◇


 


然后,终于到了等待已久的约会的日子。这是我的人生中第一次挑战这种比较符合潮流的事情。(自己认为的)


约会的前一天,我去了不太习惯的服装专卖店,总之就是买了一件设计帅气(自己认为的)的衬衫和一件连帽卫衣。因为正是寒冷的冬日,所以也买了对应的上装外套。


结果,花掉了这个月大量的开支。但是,要走在真波君身边的话,就想着要穿好一点的衣服。而且,也想让他看见自己稍微好看一些的样子。不想让他因为平时那种比较土气的打扮而感到幻灭。


抱着这样的心情,我穿着新衣服走向了和真波君约定的地点。因为是要购物,所以就约在大型的购物中心见面。而且又是在车站的附近,我也能比较顺利地到达。


 


刚一走进商场里,就看到了坐在入口处的长椅上的真波君。我做了一次深呼吸,将面部表情放松下来,小步地走了过去。


只是,在想接近他的瞬间,我发现了一件事。周围的人,都纷纷把视线朝真波君的方向转移。于是趁此机会,我也向周围的人群那样不被他注意到地,悄悄地打量他。真波君正把长腿伸直交叉着,低头摆弄着手机。纤长的睫毛自然地低垂着,似乎正在思考什么似的把手指抵在嘴角。看到这种美好的姿态,我忍不住开始嫉妒起夺走他视线的手机。


在一旁观察了太久,我已经不知道该不该现在上前打招呼了,只好先在周围转来转去。


我一边徘徊着,一边多次把目光投向真波君,瞥过一眼之后又迅速往前走几步。只是,在我后面进来的两个女生,居然先向他打招呼了。


无奈之下,我只能先观察着他们的对话。“在做什么呢?”“一个人吗?”“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玩?”


诶诶诶———!这就是传说中的从女生这边开始的搭讪!?真波君好厉害……啊不对这不是应该感到佩服的场合吧!怎、怎么办!?


我焦急地在入口附近来回踱步,比起刚才的动作,现在这样显得更可疑了。只是,本应和女生们谈话的真波君,突然走向了我这边的方向。


 


“坂道君”


“啊,真、真波君”


肩膀上被拍了一下,我夸张地颤抖着身体。真波君诧异地皱起眉头。


“你在这做什么呢?”


“不是、那个,什么也……那个,刚才的那两个人是……”


“?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是很明白哦,因为刚刚适当的随声附和了几句就分开了啊。”


“是、是那样吗”


好厉害。无自觉地就粉碎了女生们的搭讪啊。……或者说,对于被搭讪这种事似乎是很随便的样子呢。


我凝视着紧紧握住我的肩膀的真波君。他似乎有些纳闷,疑惑地歪了歪头,然后用指了指后方说到,“那我们走吧”。


“嗯。啊,真波君要买些什么啊?”


“我呢,要——”


我们一边聊着平凡的话题,一边开始往前走。


 


◇◇◇


 


在逛商场的期间,依旧是跟往常一样,没有什么热闹的谈话。我们只是并肩走着,沉默地看着一家家店铺。


正在这时,我的目光停留在了某个杂货店上。


“真波君,等一下”


“恩?”


“作为今天的纪念,一起买个钥匙圈吧”


我手指指向的前方,是一串自行车的钥匙圈。纪念什么的,这种借口,其实我只是想和真波君买相似的东西。但是,那样说的话,应该会被认为是打扰吧,所以只好再一次说出“用来做纪念”这种话。


虽然我也知道用这种纪念之类的语言,好像有种与他的这段关系要走到尽头的感觉,有些不谨慎就是了。


“是呢。那就买一个吧”


“嗯”


有了和真波君一样的东西。好高兴啊……。


就像阳光都聚集到了全身一样的感觉。暖洋洋的,温暖的。


我们两人一起到收银台排队,手里拿着两个不同颜色的钥匙圈。


 


◇◇◇


 


大概逛了一个小时之后,我去了一趟洗手间。洗完手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脚边突然响起了怪兽一样的声音。


“呜哇啊啊啊啊!!”


“!?诶,什么!?”


“呜呜,咿呀啊啊啊啊”


声音面对着的方向是男子洗手间,可是在那里,是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小女孩在大声哭泣尖叫着。我看了看周围,没有发现像是她的妈妈的人(因为是在男子洗手间前面所以当然)。然后,周围的人都像是假装没看见一样地瞥了女孩一眼,就若无其事地走开了。我皱起了眉头。


该怎么对待小孩子之类的,我也不是很明白啊。但是,也不能就这么丢下不管。


这样想着的我,走到女孩的旁边蹲下身,尝试着尽量温柔地问到——


“怎、怎么了?你妈妈呢,不在吗?”


“妈妈不见了……呜呜”


“女子洗手间里面没有吗?是不是在洗手间里不见了?是在哪里和妈妈走散的,你还记得吗?”


“我一直、一直在到处找了,但就是没有……”


 


哽咽着,不断地用手抹眼泪的女孩,正因为离开父母的恐惧而颤抖着。总之,现在还是先去商场的客服中心播放一下寻人广播比较好,我如此想到。


“那么,先和我一起去广播站吧?那个,恩,因为在那里也许可以叫来你的妈妈”


“……”


女孩的眼睛慢慢地湿润了。但是,尽管眼睛里还带着泪花,她还是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跟着不认识的人走,是不可以的”


“诶”


“幼儿园的老师和妈妈都这样说了的”


“啊,不是,我不是那种可疑的人啊……!”


怎、怎么办,是啊,家长应该都对孩子说过不要跟着陌生人走的。


我慌忙地摇头,在女孩讶异的瞳孔中看到了她困惑的表情。


不认识的人不行的话,那就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那个啊,那个,我是在千叶的总北高校就读的,名字叫小野田坂道”


“……”


“恩,那现在,不认识的人……已经不是了……对吧”


“……”


女孩闭口不言。


还是不行吗。不行啊。唔——


我抱着胳膊皱了皱眉,正在这是,女孩怯生生地拽住了我衣袖的一角。


看来似乎是合格了呢。


 


◇◇◇


 


“坂道君,你这次晚了相当久呢……诶,是谁啊?这个孩子”


刚从洗手间里出来,就看见真波君睁大眼睛,发出了惊叹的声音。他吃惊的,应该是我手臂里的小女孩的存在吧。


“那个,似乎是迷路了的孩子,所以就想着带她去发布一些寻人信息”


“迷路的孩子啊——。恩,是啊。这个时候播放广播是最方便的了”


真波君也点头同意了,于是我们一起前往一楼的客服中心。


正在走着的时候,我注意到女孩一直在两眼闪闪发光地看着真波君,渐渐停了下来。


真波君歪了歪头,把目光转向了她。


“恩?怎么了吗?”


带着清爽的王子般的笑容的真波君,即使是一旁的我看着也十分耀眼。小女孩松开了拉着我的手,向真波君伸出了双臂。


啊,是觉得真波君比较好吗。是啊。


就像她希望的那样,我把小女孩交给了真波君牵着。


 


◇◇◇


 


为了广播迷路的孩子的信息,我们走到了客服中心,结果女孩的妈妈也正好在那里。


小女孩马上就变得泪汪汪的,放下真波君的手臂,朝着妈妈跑过去。我们在后面静静地看着,然后告别离开。能平安地把孩子交给妈妈,也可以安心下来了。


“太好了——。能好好地见到自己的妈妈”


“是啊。但是她为什么会在男子洗手间,还是个疑问呢”


“确实”


我们一边走着一边彼此互相微笑着。然后,真波君忽然想到这个问题似的耸了耸肩,挑高了眉毛。


 


“但是坂道君,很厉害啊”


“什么?”


“能和那么小的孩子顺利交谈,还帮助了迷路的孩子之类的”


突然被称赞了,我不禁有些狼狈。


“不,没什么啦其实很普通的,大家都会这样做的!”


“是吗。可我还是觉得很厉害啊”


“不不,完全没有真波君说得这么好啦!我只是碰巧在那里而已!”


我摇头苦笑着。但真波君只是微微笑了笑,就结束了对话。


感到脸颊变得有些发烫,我把比较冰凉的手背贴上去降温。


走在他身边,我悄悄抬眼,从头顶开始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真波君。恰好他也向着这边看过来,我们的视线重合了。但是瞬间,真波君又把视线从我身边移开。虽然有些许的失望,但我很快又振奋起来,告诉自己不要介意。


 


◇◇◇


 


那之后我们又稍微看了一下其他的店铺。只是,眼看着天色有些暗下来了,真波君轻轻地说了一声“回去吧”。我虽然还想再多呆一会,但想到回千叶还要花费一段时间,就点头答应了他的提议。


于是我们两个人坐上了电车。除了坐在长椅上的我们之外,整辆车上几乎没什么人。


“空荡荡的呢”


“恩”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们又再次沉默下来。真波君似乎有些走累了的样子,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我保持着坐着不动的姿势,用眼角的余光斜视他。


他正低着头,把脸埋进缠绕在脖子上的围巾里。看起来很温暖的样子。我今天并没有穿得那么厚,所以身体很有些发凉。


特意去买了衣服,结果却忘记了防寒,这么说的话,也许会被笑话吧。我自嘲地笑了笑,握紧了冰冷的手。


过了一会,电车门关上了。结果留在车上的,除了我和真波君之外……就只有两三个人稀疏地坐在座位上。


我再一次看向闭着眼睛的真波君。一直闭着眼,是哪里不舒服吗?有些担心地想着,我缓缓地伸出手触到他的手背。


“真波君”


“……”


被叫到了名字,他睁开了眼睛。


啪。


他睁眼的同时,我好不容易触碰到的手被拍开了。


手有点痛,但更多的是只有接触那个地方开始发热。身体一下子僵硬起来,我瞪大了眼睛。


 


“啊……那个,对不起,你应该很累了吧”


我的声音在颤抖。真波君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发白。


“不、不是,并没有很累,只……对不起,手……有点吓了一跳所以”


“唔,嗯嗯。抱歉,我也是突然……”


“……”


“……”


简直像是有车窗外的寒冷的空气在我们之间流动一样。我和真波君,在这之后继续沉默地避开了彼此的目光。


我不断地摩擦着碰到他的手。心脏急速地跳动着,发出怦怦的令人讨厌的声音,完全无法安定下来。


好讨厌啊……这个声音……安静点……错了,不一样。没关系的,所以快冷静下来啊,我。


有什么不一样了啊。什么才是没关系的啊。头脑里一下子塞满了许多自己也不知道的疑问,我变得有点想哭。


 


咔地一声。电车停下了。然后车门哐地一下打开。在停下的车站处,上来了三个男生。其中一个人不经意地把目光转向我们的方向,然后大吃一惊。他一边个其他两个男生交头接耳地说着话,一边更朝我们这边靠近。我惊讶地看到他没有在任何一个座位上坐下来,反而走到我们面前的吊环下方。


“真波?”


他们中的一个人,叫出了真波君的名字。于是,我身边的垂着头的他抬起脸。


“啊、”


“果然是真波啊,你在这做什么呢——!”


是认识的人,吗?


我眨眨眼睛,来回看了看真波和这三个男生。真波君举起手打了个招呼,轻轻地笑了。


那样的笑容,是我今天一次也没有看到过的东西。


我安静地在一旁看着,那些男生们开玩笑地把真波君撞了一下,然后坐在了隔壁的座位上。因为这个原因,真波君的身体微微向我这边倾斜,但并没有挨上我的肩膀,而是保留了数厘米的距离。


这段距离,感觉就像是在诉说着我与他之间的关系。


那些男生在乘车的期间,一直在多管闲事般地不停地对真波君胡侃着。不过真波君却始终是笑着的,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我一个人坐在右侧的座位上,呆呆地看着那样的真波君。


好羡慕能一直和真波君聊得那么起劲的那个男生啊……如果我也能像这样更多的接近他的话就好了,头脑里出现了许多这种零散的想法。


不过,那几个男生只需要搭一站路,所以他们在下一个车站很快地就下车了。


真波君向他们挥手告别之后,大大地出了一口气。


 


“哈啊——吓死我了”


“是朋友吗?”


“嗯。是同班同学哦。被那些家伙用手肘在侧腹上狠狠地撞了一下啊,超痛的”


“啊哈哈”


他对我笑着。这是今天最棒的笑容了,我在心底默默想到。尽管如此,我的脸上却挂着一个干巴巴的微笑。


明明身体应该已经变得很暖和了的,为什么只有双手却是像冰一样冷呢。


 


◇◇◇


 


电车始终在嘎吱嘎吱地摇晃着,身边的他却似乎没有在意这轻微的晃动。我战战兢兢地转过头,才发现真波君又低着头睡着了。刚刚真是好巧啊,我感叹着。


确认了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我小声地叫着他的名字。


“真波君~”


“……”


他没有醒过来。睡颜,真可爱啊。纤长的睫毛、白皙的肤色,如果是女装的话应该也会很相称吧。


这么想着,我微微扬起了唇角。


轻轻地眯起眼睛,瞳孔里映出了非常喜欢的这个人的身影。一直看着的话,总觉得呼吸会渐渐开始变得困难起来。


 


好喜欢啊。


喜欢。


喜欢。


喜欢……。


 


出现在脑海里的全是这样的字眼。


明明我自己也知道,这份感情也许已经多到令人厌烦的程度了,但是为什么,还会有相同的感觉不断不断地浮现出来呢。


接着,我把视线转向了真波君刚才拍开我的手。那只手正自然地垂落在座椅的旁边,我有一点点想去触碰,于是慢慢地伸出了左手。


 


只是稍微的。


对不起呐。


对不起。


真的只会碰一下而已……所以。


 


心中不住地道着歉,我在谁也看不到的时候,握住了他的手。肌肤相触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真波君的体温。比我的手一直一直地,更加的温暖,那个温度顺着接触的皮肤,渐渐地浸染到了我的身体上。


慢慢地,


慢慢地。


似乎他的温暖,都被我的手夺走了一般。但是紧接着,我手心里微冷的低温也转移到了真波君的手上。


有些着急的,我放开了那只手。然后,因为刚刚的那个温度,真波君朦胧地睁开了眼睛。


“唔……啊咧,还没有到站吗?”


“……”


“坂道君?”


看着有些僵硬的我,真波君很纳闷地问到。我“啊、”地突然抬高了音量。


“嗯……还没有……”


“是吗。恩——好像睡了一会就变得舒畅多了”


侧目看了一眼伸懒腰的真波君,我握了握自己温度上升了的左手。


怦怦、怦怦……。


心脏又发出了那个讨厌的声音。


不想听到。不想听到啊。


 


“我也,稍微睡一下吧”


“嗯。还稍微有一段时间,睡一下不也挺好的吗?”


“那就只是稍微……晚安”


简直就像面对某种被宣告的事实却堵上耳朵似的,我躲进了沉睡里。


 


◇◇◇


 


我做了一个梦。


 


一个快要在大海中淹死的我,被乘着船的真波君救了的梦。我紧紧地抓住真波君的手,被带到了船上。但是,我的重量却在让船渐渐下沉。


虽然我们无比慌乱,但最终,船还是沉没了。这一次是两个人都快要淹死在海里。这时,出现了另一条船。那是只能乘一个人的小船。而且是会自动向岸边划行的小船。


但是我们两个人都没有乘上去。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呢,在这样模糊不清的思考中,我看到了梦的延续。


 


是这样的结局。


 


我推开了真波君,坐上了小船。


他就那样被扔在大海中置之不理,只有我一个人到达了岸边。


 


……真是个噩梦。


 


◇◇◇


 


“坂道君,到车站了哦。该下车了”


“……”


是真波君的声音。我努力抬起沉重的眼皮。全身的血液都在流动着的,坐了太久而僵硬的双腿渐渐恢复了知觉。指尖在微微地颤抖着。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我两手握了握拳。


这时,脑海的某个角落突然闪过了一丝违和感。


 


恩?总觉得似乎只有左手要热一些。


 


右手明明是非常冰冷的,但左手却残留着温度。是因为在睡觉的时候,把手放在腹部周围的原因吧,我对自己做出了这样的解释。


 



 


真波君说要送我到换乘电车的车站。然后,看我有些冷的样子,又把围巾借给了我。虽然只是稍微的,我还是产生了想让他不要这么做的想法。


因为如果再做这种事的话,我一定会变得更加喜欢他把。


但是,果然还是非常高兴,以至于我没能及时拒绝。一边对这种自相矛盾的感情产生疑惑的同时,我一边跟上先一步离开的真波君走向车站。


默默走路的时候,我在后面看着真波君的背影。似乎是想回头,他一直时不时地朝这边送来视线。但是,最终他还是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往前走着,目视着前方。


因此,我抓住了他的衣袖。但是抓住了之后,又很后悔。真波君带着惊讶的表情,再一次避开了我的手。


他飞快地回头看了我一眼,“抱、抱歉我吓了一跳”地开口说到。我把刚刚抓住他的手放到背后,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也是,对不起,什么事都没有,不用介意”。


然后再一次地,真波君走到了前面,我稍稍落后几步地跟在他身后。


在路上走的时候,我一个人低着头,默默地回想起今天的事。只要一想起来,就有种非常幸福的感觉。


 


很高兴。


非常的高兴。


尽管还是没有怎么说话。


能和真波君第一次进行这种普通的约会,真的很高兴。


很幸福。


 


但是。


 


低着头的前方,是真波君摇晃着的手。刚才避开了的手。


其实,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注意到了。


但是,却一直装作没有看见。


诶——、口中洒落了一声叹息。我突然觉得很冷,和告白的那天晚上一样的寒冷。


在电车里,握住他的手的时候,传递到我手中的温度。那是和真波君一样温柔的感觉。我得到了那份温暖,但真波君的手却变凉了。就像把他的幸福夺走了一样。


不、实际上确实就是这样的。


我只是趁机利用了他的温柔。


只有我自己感到幸福,感到快乐,但是真波君绝对不是这样的。


明明从一开始就知道了,我却假装不知道它的存在。


身体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不需要再用寒冷当作借口了。


即使我是幸福的,但如果真波君不是这样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


没有意义。


没有意义。


如果只有一方的感情过于强烈的话,就需要保持平衡,不是吗。


这样的关系,是没有意义的……。


 


我猛地握紧了拳。


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句不得不对真波君说的话。


但是,却不是离别的话语。


 


喜欢你。


喜欢你。


我喜欢你。


即使你讨厌我也没关系。


不想分开。


喜欢,喜欢,喜欢……。


 


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束手无策。


真的是太差劲了。


把真正想说的话,深深地埋进心底。再盖上盖子,牢牢地锁住。


 


没关系。


我清楚的明白。


我知道的。


因为,我是如此地喜欢着真波君。


并不是不喜欢自己。


而是更喜欢真波君。


所以,要好好地说出来。


没关系的。


我这样告诉自己。


 


看了看四周,正好行人渐少。


恰当的环境。就在这里,说出来吧——


至今为止都很抱歉。十分感谢。能拥有今天已经足够了,所以恋人,还是到此为止吧。


在心中一次又一次地复述着。


 


好讨厌。


不想分开。


不想分开。


我喜欢你啊……。


这是最后的挣扎,“我”在心底呼喊着。


 


“坂道君”


低头走着的时候,他突然回过头叫了我的名字。我努力高兴起来,换上一副笑颜。


作为恋人被喊出这个名字,一定是最后一次了吧。


我微笑着抬头看向真波君。


突然地,视线开始模糊起来。是眼镜被取下了。无法得知真波君会有什么行动,我的脑海里一瞬间浮现了一个问号。


然后我也,最后一次的,呼唤着恋人的名字。


“真波く、”【完整的叫法是くん】


虽然是想叫出他的名字,却变成了一个模糊的单词。


“……”


“……”


 


……只有那个时候,时间都仿佛静止了。


透过模糊的视线,我清晰地看见了真波君的眼睛。我的肩膀被他的右手用力地握住,只有那里热得烫人。


只是、只是,我变得僵硬起来。


心脏似乎也停止了。


 


这是当然的。


因为,我被真波君吻了。


“……”


“……”


只是,我哑然地看着真波君。他已经闭上了眼睛,纤长的睫毛映照在了我的眼睛里。


有几秒钟了,嘴唇是重叠在一起的吧。


完全不知道。


我仿佛被带往了一个没有时间的世界。


正在我的四肢都越来越僵硬的时候,真波君松开了我的唇,呼出了湿润的,纯白的雾气。


然后,真波君把眼镜还给了我,舒展眉毛轻轻地笑了。


 


“被我夺走了~”


“……”


对他的话没有任何反应,我茫然地站立着。真波君从我身前退开一步,单手挡住了唇角。连耳朵都有些泛红,他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


“对不起,擅自就……”


“……”


他小声地说着。


“不是,那个,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对不起!”


“っ……”


我有些狼狈地看着他,视线又模糊了起来。好奇怪啊。明明已经拿回了眼镜了。


把视线转向我的真波君,又发出了焦急的声音。


“诶!?哭了……!?对、对不起!果然,还是不喜欢吧!?抱歉!这次只是觉得气氛正好,或者说,是太突然了吗,下一次会先确认……不是,不会再做这种事了,对不起,真的!”


“呜……呜呜っ……”


 


啪嗒啪嗒的,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眼睛里滑落。


我摘下眼镜拭去它们。对不起,只是真波君的话太有趣了,我一边凝视着他不安的脸一边说。


我把指尖按在眼脸上,小声地嘟哝到。


“真波君……喜欢……我喜欢真波君哦……”


“……”


摘下了眼镜所以看不太清楚,但是我的眼睛里默默地映出了真波君的样子。


然后,他拉过我擦眼泪的手。渐渐地,我冰冷的手夺走了他的体温。但是,只要继续这么握着,我和真波君手心里的温度就会慢慢变得相同。紧紧握着的手,比起刚才真波君的手,要更加温暖。


之后,真波君把一个吻轻轻地落在了我的眼角。


他用那温柔的声音低声私语着。


 


“对不起……我也喜欢你”


 


说完这句话之后,嘴唇再次重合在了一起。


这第二次的吻,带着被泪水濡湿的,咸咸的味道。


 


 


END


 


补足。


真波君是虽然一直想说喜欢,但因为害羞而无法说出口的类型。而且他想当面说,而不是在电话里。当初被告白的时候,因为太过狼狈,是无法很好地说出喜欢的那种状况。


把手甩开什么的,其实也是因为害羞,实际上已经在脑内把喜欢啊,亲吻什么的都演练过一遍了,所以才会被突然吓了一跳,只是这样而已。


在电车里坂道君会感觉到只有左手变热了,是因为在他睡着的期间,坐在左边的真波君一直握着他的手的缘故。


就跟因为看坂道太冷,所以会把围巾借给他一样。


 


补足的赠品就是这样了真的很对不起,不过能喜欢的话就好了。


这之后这两个人以闪电般的速度变成了八嘎情侣……。




—————————————————




最后让我插个别的,大家对单方性转什么的都雷不雷啊,因为有一篇坂道单方性转的还比较萌啦,但是太长了,目前作者还只写了前半部分OTZ  无法决定翻不翻,干脆投个票好了。雷的同学请打1,不雷的同学请打2(好囧


 

评论
热度(182)
  1. 月下之歌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星之轨迹

© DISKK_我想成立新政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