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KK_我想成立新政府

小单车痴迷中 真波波天使 会长 小卷 本命伏见猿比古 伏八 猫痴 全职叶修

【完结】【山坂】雨之歌

NC星球种满了我的墙头草:

连续阴雨引发的梗,昨天半夜直接被暴雨弄醒ORZ


依旧想写小黄文而自动会开始脑补监禁PLAY,最后强迫自己写小清新的循环过程


题目持续苦手ING(差点使用无题系列或者XXX那些事系列)


无题系列的版本感谢基友@硬酯酸钠    


♂有意见可以找她! 


如果有天题目无能,那就使用基友推荐的无题X.Xver格式好了!(大雾)


还是两个背景小故事:


其一为朋友以上恋人未满期


其二为热恋期




阅读警告:


各种OOC和不怎么甜的砂糖向


文笔较渣,请小心食用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雨天里和真波骑车爬坡了,在结束一场漫长的比赛后,坂道摘下眼镜擦掉滴落在镜片上的雨水,忍不住打一个寒颤。原本因为剧烈运动而全身灼热的温度也因为雨水的不断侵蚀而逐渐降温下来,因为刚才开始梅雨季节,所以每天都是暴雨中度过,但即使这样子他也没有放弃和真波有空时候的爬坡约定。


  “你这孩子……下雨天就好好地穿雨披不行吗?”这也不是首次全身淋湿回家被妈妈痛斥了。“嘿嘿……”坂道只好无奈地挠头傻笑着,因为雨披对于自行车这项急速运动无非是个相当大的障碍。他和真波从来没有考虑过在下雨天撑伞或者使用雨披这种东西,反倒是因为雨水的降落而更加兴致高涨起来。但唯一的结果就是在爬坡之后,不得不身穿着湿透的衣服回家。


    原本妈妈是对于儿子这项运动保持鼓励态度,但是坂道在暴雨中还要和人竞赛这种行为,让担心儿子身体的她忍不住抱怨起来:“就不能稍微休息一段时间吗?雨天骑车也很不安全呢!”而坂道则依旧装傻道:“没有办法,毕竟真波君千里迢迢来找我爬坡嘛。”这是妈妈从坂道嘴里听到仅次于自行车第二重复率高的词语,“真波君”这个名字自从他第二次参加完IH2后就开始反复被提及。但和这个名字伴随最多的,莫过于是爬坡,比赛这几个词。


  “真是拿你没有办法……”第一次在儿子眼睛里看到除了面对宅而燃起的幸福感,妈妈也只好让步了。


    但就算坂道的身体再怎么训练,依旧改变不了他本身并不强壮的体质,在连续一个周冒雨骑车之后,他终于因为重感冒而病倒了。


  “咳咳咳咳……”坂道一边接受妈妈的唠叨一边将退烧贴贴在额头上,他虽然不能算身体非常虚弱,但是再连续剧烈运动后还被淋雨,自然身体更加容易遭到病魔的入侵。“抱歉让你担心了,妈妈。咳咳咳……”坂道歉意地说道:“我真的没想到……咳咳咳……”或许是发烧的原因整个人都晕晕沉沉,鼻子也一直不通顺而觉得异常难受。“下次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妈妈关切地抚摸着儿子的脑袋说:“妈妈先去上班了,你记得吃药后早点休息吧。”


  “好。”坂道点点头回答,然后将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发烧的时候全身都很难受,额头滚烫到没有知觉,但是四肢部位全冰冷异常,只能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等妈妈走后,坂道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他现在不太想吃药。恶心和反胃的感觉不断在喉咙里蔓延着,虽然饥肠辘辘,可持续的病痛已经快要将他折磨到崩溃。“好晕……”他眯了会儿发现实在难受异常,只能不断在床上来回翻滚着。


    过了会儿因为饥渴感而爬起身喝下一大口白开水,稍微缓解喉咙的干涸,因为前列腺肿大,喝水的时候也如同煎熬一般,更别提吃任何东西。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也会有如此脆弱的一天,坂道开始后悔没有早日听从妈妈的叮嘱,太把自己的身体想的过于健康了。


   “叮咚!叮咚!”就在这个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这时候会是谁啊?”坂道看了眼时间,现在才上午九点钟,他并没有从妈妈那里今天要有人拜访的事情,那么会是谁呢?他强撑病体下床走下楼,打开门却看到意想不到的人站在门口。“真波君?”他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问道:“今天不是上学吗?你怎么会跑来这里?”他认为会前来拜访自己的人之间,反倒真波是最不可能的对象,但内心最不敢想象的人却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这让坂道忍不住思考:是不是自己烧糊涂了?


    真波有些关切地问道:“因为你从前天开始便没有回我短信,我很担心所以就去问了今泉,才知道你生病了。”啊……原来是这样子。坂道想起来自从前天自己倒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手机,自然也不可能看到对方给自己的短信。虽然觉得意外,但是真波的出现却给他莫名的欣喜感,他从未想过真波也会因为爬坡以外的事情来找自己。“不过你上课不要紧吗?”他想起另外一个问题,不由关切地询问。“没事,我让班长帮我请假了。”真波挠挠脑袋笑着说。看到他一副早作准备的模样,坂道猜想他大概也经常为了爬坡而翘课吧。


  “咳咳咳……”他刚想开口问你想要喝些什么的时候,却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快躺在床上休息吧,我是来照顾你的。”真波急忙扶着明显开始摇晃的坂道:“你的身体好冷啊。”坂道并不太想在真波面前流露出自己的脆弱,于是故作镇静地说:“我没事的。”于是想要独自往楼上走去,但是他刚刚迈出一步便全身发软直接踉跄地往下倒去。“小心!”真波没有多思考直接伸手环抱住了坂道:“坂道君身体不好就不要逞强了。”他伸手抚摸坂道依旧灼热无比的额头关切地说道:“温度还很高呢,快点回去吧。”说完便二话不说将坂道往楼梯上走去。


    从对方身上传来的,是和自己截然不同的温暖感觉,坂道不由愣住了几秒,之后便感觉到真波紧紧地环抱住自己,虽然知道是为了帮助自己,但如此近距离依旧让他小鹿乱撞起来。虽然知道真波比自己高大许多,但在自行车比赛时会似乎已经下意识忽略对方的身材,而现在却让他深切的明白他和真波是多么截然不同的存在。注意到坂道的发呆,真波下意识以为对方再次发热起来,没有多思考直接低下头用额头凑到坂道的额头上:“真的好热。”坂道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和自己近若咫尺,甚至连他的纤细眼睫毛也看得一清二楚。


    看到坂道因为自己的过错而变得病怏怏的模样,真波很抱歉地说:“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的。”他对下雨天一起骑车比赛的决定后悔极了,爬坡的时间那么多,想什么时候比赛都可以,为何要赶在雨天里呢。如果不是自己的话,坂道也就不会生这场大病了,他想起今泉在接到他电话对自己的痛斥。自己对于坂道的事情太不上心了,只是单纯为了爬坡而对他各种要求,明明知道坂道是个不管自己什么要求都会答应的好人。


    将坂道好好地扶到床上,他听到了对方肚子里饥饿的咕噜声,下意识开口问道:“坂道君,你是不是没有吃饭啊?”


  “恩。”坂道点点头,他实在觉得头晕目眩到极点,只想好好躺在床上睡一觉。


  “让我用下厨房吧。”真波请求着,但是早就快失去意识的坂道并不有多想对方的意思,他只是习惯性地回答着:“好。”


    虽然并不很擅长做饭,但是普通地煮粥还是会的。他努力回忆起对于发烧病人如何照顾的,所幸的是因为他小时候也经常生病,对于照顾还算有些心得。但是看着早就因为无力而昏迷过去的坂道,他只觉得内心更是愧疚不堪。这样子毫无活力死气沉沉的坂道君并不是自己想看到的,他伸手小心翼翼地来回抚摸着对方的苍白的脸颊,看着毫无血色的嘴唇,只觉得心都要揪起来了。


  “先睡一会儿吧,坂道君。”他帮助坂道将被子的一角压好,于是蹑手蹑脚地走到楼下为坂道煮粥起来。


    所幸的是,似乎坂道妈妈也知道儿子不吃任何东西会不能快点好起来的,她早就准备好一些可以好下口的东西放在厨房里,但真波想了想并没有动准备好的食物,而是直接淘米准备煮粥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坂道因为饥饿感而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身边已经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而真波正在用勺子不断搅拌着让太过滚烫的食物冷却下来。“坂道君,你醒来了啊!”真波注意到坂道已经睁开眼睛,欣喜地问道:“我想你一定饿坏了,我帮你煮了粥。”


  “真波君……你做的?”坂道耳尖地听到对方明显说出口自己做的东西,不由惊讶地看着他,真波摆摆手道:“你的病是因为我引起的,自然是要我好好照顾了。”他先帮坂道爬起上半身,然后不断往粥那里吹着冷气道:“有点烫,小心点吃。”他轻轻地吹风后确定没有问题才喂到坂道的嘴边道:“张口吧。”“唔!”坂道下意识张口将粥咽下,温度刚刚好,既不烫也不凉,并且原本疼痛地不能接受任何东西的喉咙也稍微舒服起来。


  “剩下来的,我自己来好了。”看到真波准备继续喂食自己,坂道有些紧张地说道:“我可以做好的。”他并不想麻烦真波君太多事情,毕竟他是客人,哪有让客人做这种事情呢?“如果不乖乖听话,我就生气了,”真波却板起脸说道:“我希望能看到你快点好起来呢!坂道君。”他拒绝了坂道的请求,而是继续将粥递给对方道:“你早上一点东西都没吃,胃会受不了的。听我的话,快把粥喝掉吧。”见他固执地请求,坂道只好点头继续接受对方的喂食。当吃完一碗粥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恢复不少力气,脸色也好了不少:“我已经感到好多了。”他想起来对方还是在翘课的情况下来照顾自己,不由紧张地催促真波道:“你还是赶快回学校吧,老是翘课的行为不好呢。”


    虽然依旧想要留下来,但是看到坂道坚持要求,真波只好答应道,但他临走的时候还忍不住反复唠叨着:“不过你得好好照顾自己,至少下次见到你,比起病怏怏的坂道君,我还是想要见到健康的你呢。”


  “我会的。”感觉到对方的关切,坂道露出微笑道:“别担心了。”




================================================




    因为感冒而睡得极为难受的坂道是被暴雨声吵醒的,等他睁开眼睛看了眼手表,已经是半夜时分。


  “唔……”他昏昏沉沉地从床上努力爬起,却发现喉咙依旧难受异常。“啊……”他下意识伸手去摸额头,果不其然还是滚烫无比。“糟糕,发烧还没有好吗?”他的声音早就因为感冒而喑哑地听不出来原本的语调。有点口干,想要喝水……他没有多思考想要下意识伸手去触碰放在床头柜上的杯子,就在此时房门被什么人猛地打开来。“没事吧!坂道!”他震惊地抬头,看到原本不该出现在这个时间点的真波山岳却此时此刻出现在自己眼前。


    坂道眨眨眼,看了几秒来人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人,惊讶地说:“真波,你不是在国外吗?”明明真波早就出差一周了,但距离他回来的时候还太早。“我直接买最新的飞机票赶回来的。”真波将自己脖子上的领带稍微解开,很是担心地几步跑到坂道面前,他下意识用低头用自己的额头去测量对方的温度:“果然很烫呢!你发烧怎么不告诉我!”他忧心忡忡的脸让原本准备训斥他的坂道将话咽了下去:“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你突然请假回国没事吗?”他记得是很重要的业务,否则也就不会真波亲自出马了,“我已经全部交给下属了,再重要的业务也没有你重要。”真波关切的话语让他内心一暖。


  “想喝水吗?”注意到坂道依旧保持着伸手拿水的姿势,真波帮他将床头柜上的杯子拿起来:“怎么这么凉!”他皱皱眉头,原本坂道在感冒了就该多喝热水,他没有多想地立马跑出去:“我给你烧热水!”坂道内心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大半夜的就我一个人,哪里有热水。恰好这几天旧的保温瓶坏了,新的还没有买,而自己病得难受,也不愿意专门下床烧水,自然就冷水将就下了。


    很快他听到房门外开始响起剧烈的碰撞声,不由思考起这次真波又得翻箱倒柜多久才能找到水壶了。和真波同居以后,他发现对方有着惊人的天赋那就是——对于眼前的东西视而不见,而跑去找其他根本毫不相关的地方。明明他就把水壶放在餐桌上,对方绝对不会第一眼看到,反而会对厨房的能储藏东西的地方进行地毯式地寻找。当知道真波这个习惯后,他应该庆幸了幸好当年他是成功在家里煮粥,而不是给自己家里添乱吗?


  “水壶在餐桌上!”听了将近十分钟此起彼伏的摩擦声,坂道估计自己再不开口提醒,估计真波会从厨房翻到客厅,不由忍不住高声提示着。


  “哦!我找到了!”听到真波兴奋的喊叫声,坂道反而觉得自己头晕目眩变得更加严重:所以说,除了他会帮忙打打下手,端茶送水什么的,他还能帮自己什么呢?还特定从国外赶回来……不过抱怨归抱怨,真波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心却让自己感到温暖异常。


  “水好了!”真波用两个杯子来回倒翻着降低水温,直到觉得处于不算烫口的程度才递给坂道:“小心点喝。”


  “其实你可以用冷水降温啊。”坂道喝下一口水告诉真波道:“不要两个杯子那么麻烦的。”


  “我小时候,我妈妈也是这么给我降温的。”真波挠挠脑袋,回忆着:“说实话,我照顾人的心得,都是从她身上学到的。”坂道听到这句话,不由愣住了,这是第一次听到真波关于他妈妈的事情,因为两个人自从交往以来,虽然家里人不算反对,但也不能是支持,说实话真波的母亲他也不过见过数次罢了。两个人的相处情况下,也尽量没有太提及关于双方的父母问题。不过真波的妈妈,大概是个好妈妈吧!


    见到坂道将一大杯开水都喝下去,真波不由继续关切地问:“有没有觉得舒服点?你今天有吃饭吗?”今天他一听到坂道发烧的消息,就开始六神无主起来。他担心坂道没有好好吃饭,也担心他没有人照顾,想到这里不管是未来会发现多么严重的事情,他也要从千里迢迢赶到对方的面前,因为只有自己照顾坂道才最放心。


   “唔,我吃了点。”坂道原本想要掩盖住其实他压根没吃什么的事情,但是不断从胃里发出的咕噜声暴露了他的谎言。“我去给你煮粥!马上就好了。”真波并没有生气,反而异常担心地摸着坂道的头:“哪怕吃不下,好歹也要吃点东西。”他的担心果然成为现实,没有多思考地便冲进厨房开始为坂道煮粥。奇怪的是,唯独在为坂道煮粥的时候,他再也没有犯找不到东西的病,反而轻车熟路地淘米烧水着。


    因为全身的疲惫,坂道有些昏昏欲睡,但是想到真波还在为自己煮粥,便努力睁开眼睛想要继续保持清醒。不过等待的时间比自己想象地有点久,没过多久他便睡着了。等再次清醒的时候,却发现真波正在温柔地帮自己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他看了下手表:自己似乎已经沉睡快两个小时了。“你为什么不早点叫我呢?”他伸手抓住真波的手掌道:“你已经够累了,不早点休息怎么行?”本来真波赶回来已经是午夜时分,还为自己做这做那,甚至眼睛里都是血丝,坂道忍不住心疼道:“早点休息吧。”


  “先尝尝我给你做的粥吧。”这时候真波从身边拿出什么东西,“快吃吧。”


    接过粥却温度刚刚好,坂道有些诧异地看着本应该是早就冷掉的粥:“你一直帮我热吗?”


  “我还以为你会睡更久呢,”真波笑笑道:“运气刚刚好,我刚帮你热好你就醒了。”他的语气稀疏平常,仿佛是在帮自己做件小事罢了。


  “先尝尝看,粥的味道如何吧!”看到坂道因为自己的话而发呆,真波转移话题道:“不知道热那么多次还好吃吗?不行的话,我帮你再做!”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稍微吃点就行。”严词拒绝对方想要喂食自己的行为,坂道一边打量着对方因为没有得逞计划而稍显失落的表情,一边在偷偷笑着。


    拿起勺子,他开始小口小口地吃着。


    仅仅是普通的白粥,甚至有些因为加热多次而稍微有些怪怪的,并且自己早就因为发烧而舌头失去味觉,根本一点味道都尝不出来,但是坂道却觉得这是自己有生以来吃过最好吃的粥。


    好吃到让他想一辈子都吃下去。




======================================




完了,我已经被我自己苏死


明明真波在脑袋里就是个天然黑TAT

评论
热度(33)
  1. DISKK_我想成立新政府脑洞星球 转载了此文字

© DISKK_我想成立新政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