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KK_我想成立新政府

小单车痴迷中 真波波天使 会长 小卷 本命伏见猿比古 伏八 猫痴 全职叶修

中暑

因丘比特:

注意


有嫁コレ捏他


两人没有交往


之后真波有好好道歉哦


夏天记得注意防止中暑






    日晒三更正好眠的NEET生活可是宅男的至福,特别是熬夜看完了Love☆Hime第一季加剧场版蓝光DVD,一口气复习一次整套动画,跟拿起掌机打卡玩通一个结局一样有成就感。休息日没有训练,暂时回归不健康宅男生活的小野田幸福地蹭着被子,感受着柔软的枕头继续沉沉睡去。


    “起来了,坡在召唤哦!快点起来去爬坡吧。”


    迷迷糊糊被耳边的声音轰炸的小野田翻了个身,眼皮还残留着困乏的倦意,四肢懒洋洋的抬不动,管外面阳光如何灿烂,夏天在空调房里睡觉就是爽。


    “坂~道~君~!”


    “唔……嗯……真波君……再一分钟……”


    眼睛没睁开的小野田摸索着枕边,寻找着有着硬质感的四方小盒子。昨天玩嫁コレ时调的闹钟,现在尽责地把失去生物时钟感的小野田喊醒,不得不说,真波的声音对小野田有着有效的唤醒作用。


    啊咧,哪里不对?


    浮现的少许疑问在手终于摸到了手机时就飞散了,总算眯着睁开眼睛的坂道按开了手机屏幕的光,习惯性按入游戏app里,才发现疑问的正体。


    ——真波君的起床语音不是这样的,根本还没到闹钟设定的时间。




    那究竟是谁叫我起来?


    心一瞬间凉了半截,小野田握住手机,全身不敢动弹。




    “坂道君,选了我做嫁吗?”


    突然大片的阴影覆盖在身上,小野田惊恐地转过头,带着清爽气息的真波正俯身撑在床上看着他,眼睛瞥了眼小野田手中的手机。靠得过近的距离让本来就没法平静的心跳一下加速得比回转数还猛,小野田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变色速度之快让真波觉得很有趣。


    “哇啊啊啊啊啊真波君!?!?!?!?”


    “下午好,睡得很熟呢?”


    真人出现在面前看到自己睡糊涂的样子,还被看到玩对方的嫁コレ,小野田不知道该害羞还是尴尬好,就算想往后退,唯一没被真波包围的方向是床板,他无处可退。


    “约、约、约好的时间还有一小时!为什么那么早——”


    紧张地盯着上方的真波,小野田整个人在有限的范围里尽量缩起来。距离太近了,就算没戴眼镜也看得很清晰。这个距离下,能够闻到稍微散发的汗味,是运动过后的味道,但是并不讨厌。穿着一身箱学校服的真波,扣子没好好系好,却完全不邋遢,反而流露出随意的帅气。


    真波君果然很帅啊。


    在混乱中也不忘感叹对方的小野田,揪住被子的手随着紧张渐渐接触而有点放松。


    “嗯,本来是想提前来爬坂道君家门前的这条坡的,不过路上遇到阿姨,就被拉进来了,啊哈哈,阿姨让我来叫你起床的。”


    站起来的真波让开了让小野田起来的空间,还体贴地把放在床头的眼镜递了过去。


    “谢、谢谢!我马上就起来!那个,真波君在外面等等我吧?”


    嗯一声答应的真波刚迈出房门,忽然像想起什么回头往房间里望。


    “坂道君,手机可以借我玩一下吗?”


    “嗯,是可以。”


    日常用的手机是翻盖手机,触屏手机主要还是玩游戏用,里面没什么私人信息。让真波在等自己的时候不要那么无聊也好,这么想的小野田点点头。




    下午一点,午睡正好眠的时间。也难怪小野田睡得那么熟,用水糊了把脸清醒了下的小野田看着镜中的自己,两鬓的短发滴着水珠,稍微精神点的容貌没有刚才那么逊。正好今天总北放假,而箱学只上上午的课,原本和真波约好了两点去爬坡的,没想到真波会提前一个小时来,结果睡糊涂的样子被看见了。摇了摇头的小野田兜着水往脸上泼,凉凉的水温让脸变得不那么热。


    这种天气,真的很热啊。




    梳洗完毕的小野田一踏入客厅,坐在沙发上的真波正按着小野田的手机,茶几上放着冰麦茶但只看到真波一人,说明妈妈直接丢了喝的然后就出门了,风风火火这点全家人都拿她没办法。


    “抱歉,让你久等了。”


    “嗯,没有啊,是我来太早啦。”


    小野田习惯性坐到真波旁边,才发现真波拿着手机正在玩的是……嫁コレ……而且正在抚摸的界面还是【真波山岳】。


    “坂道君的登陆名是小鸟啊,好厉害,爱情度都已经通关了。”


    “啊,啊这、这个……”


    每天做全一套抚摸亲吻坚持三个月就可以通关,但是这怎么都说不出口,找不到话说的小野田急急忙忙给自己倒了一杯麦茶握住玻璃杯装要喝的样子。上唇贴着茶面,一口都没喝下去,保持这个动作僵直了一阵,小野田还是放弃似的把杯子放下。


    “是很好奇我说了些什么,不过听上去都是些很让人害羞的话啊,啊哈哈。”


    被本人听到更害羞啊!这是什么羞耻play吗!不敢夺回手机的坂道双手用力地撑着大腿,低着头不时偷瞄一下真波,被偷看的对象点了几下屏幕,从手机外响发出的音频马上羞得小野田想捂脸捶桌。


    『还想要更多啊~我呢,被小鸟酱触摸,实际上超喜欢的。』


    “呜呜呜……!”


    “哈哈哈,果然,很害羞啊。”


    似乎也有点害羞的真波挠了挠头发,马上想到什么主意,又像以往一样笑得轻飘飘的望向小野田,甚至脸忽然靠得更近,被侵入空间距离的小野田禁不住往后缩,只是真波笑容里带着的玩心小野田没有看出来。


    “呐坂道君,‘我实际上超喜欢被坂道酱抚摸哦?’”


    “真波君?!”


    突然带着撒娇语气的话软软的向小野田的听觉袭来,受惊的小野田瞪大了本来就很大的眼睛,迅速扭头盯着真波。还是咪咪笑的真波的脸几乎占据了全部视线,明明客厅开着空调,却连耳朵都烫的难受,就差没有被过度的惊吓吓到跳起来。


    “摸摸我吧,怎样?”


    “哇啊啊啊啊……”


    大脑充血得几乎要视觉模糊了。


    小野田怀疑自己眼睛是不是变成弹盒那种蚊香眼,但是他觉得自己大脑有点晕晕的。玩游戏时听音频就足够让小野田很害羞了,真人朗诵的效果更为恐怖,就好像法师中了沉默状态。


    “我和游戏的我,哪个更好?”




    “……”


    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的小野田吸气呼气了几回,但喉咙像被堵住般一丝音节都发不出。看着感到有趣的真波觉得自己也玩够了,小野田的个性腼腆容易害羞,实在不能欺负得太过。


    “啊哈哈坂道君太有趣——”


    “我……更喜欢……真的真波君……”


    一字一顿的,微不可闻但却清晰无比,在这种天气下嫌有点热的掌心,颤抖着抚摸上真波的脸。低着头的坂道慢慢抬起红得快要滴出血的脸,视线接触的一刻,仿佛小野田身上的热量也传到真波的脸上,真波一瞬间控制不住自己面上的温度。


    “……坂道君……”


    “很喜欢……所以,那个,我……”


    “嗯,那,我很喜欢坂道君的抚摸,还想要更多。”


    收起了笑容的真波盯着再次低下头的小野田,这次是真的请求,这份恳求让小野田更加不好意思,可是贴在真波脸上的手,被握住收不回来。


    “那要摸、哪里……”


    “怎么说,被坂道君触碰,心跳有点加速,有接近活着的感觉呢。”




    在心腔这么小的地方,咚咚咚输送着血液的器官,被掌控感情的大脑皮层牵连着,似乎连每一下跳动都带着微弱的痛楚。和运动至极限的疼痛不一样,新奇的感觉让真波的好奇心膨胀,小野田坂道对他仿佛有着别样的魔力,掏空身心拼尽全力比拼时那么让他体会到生存的实感,而现在小野田带来的这份新鲜的痛楚,真波还想继续探索。


    真有趣,还会让我看到什么更有趣的事情呢?




    “呐,坂道君在抚摸完那个我之后,会怎么做呢?”


    “唔,会选亲亲吧。”


    老实回答的小野田顿了两秒,立刻领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原本就红极的脸就像要点燃一样,理智和思考成了燃料,开始无法理性考虑接下来怎么办。


    “等下,真波君,该不会……”


    另一只没有被握住的手马上挡在面前,小野田紧张地抬头警惕已经靠得相当近的真波,不过对方没有打算跨越小野田最后的防线,呆在那个危险的距离,依然让小野田心里害怕。


    “不行?”


    头已经够晕了,小野田猛烈摇头,连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


    “明明说比起游戏更喜欢我?”


    “呜……”


    午后的客厅,整个家只剩两人,小野田除了面对写不出答案的考试和抢通贩的前五分钟,从没感到这样安静的时刻会这么难过。坐立不安,心烦意乱,心脏嘈杂不休,偏偏秒针转动的声音还是那么清晰,提醒着小野田一分一秒正在过去。




    好吵,好安静。


    大脑放空的话,就什么都感受不到吧?


    但是,真波君的嘴唇,好柔软。




    紧闭着眼睛的小野田马上往后退开,已经无法隐藏喘息的他胸口强烈起伏着,不管怎么大口吸取氧气,都没办法平复快要爆炸的心脏。


    被忽然啄了一口的真波用食指摩挲着自己刚被亲过的唇,害羞的小野田动作太快,要不是现在一副想找地洞钻的小野田,对自己初吻丧失还真没有实感。


    “嗯——……啊咧,已经结束了吗?什么嘛,好可惜!……呐,再来嘛。”


    “不要。”


    别开脸不肯直视真波,小野田直直盯着根本没有打开的电视机,黑色的屏幕上倒映着两人的身姿。看着屏幕里的真波伸出手,和触感一同告诉小野田,他的脸被对方捧住,轻柔地往对方的方向移过去。


    “你的脸好红呢……明明是自己亲过来的,好可爱。”


    岂止红,小野田觉得自己简直要哭了。


    “再一次?不会再戏弄你了哦,之后我们就去爬坡吧。”




    豁出去过一次,第二次要迈出这一步就比上次容易,虽然对小野田来说依然很不容易。为什么真波要他做这种事情,接触过的耽美作品BL漫画都无法给他答复,小野田心怀着这个疑问却问不出,在深处某种悸动的骚动感让他拒绝不了,不如说,带着某种自己也没法直视的期待。


    “……一次哦。”


    “嗯!”


    小野田觉得自己变得好奇怪。




    这次小野田放慢了速度慢慢往比自己高的真波仰头靠近,扯住对方校服的手颤抖不止,快要贴上对方的脸时小野田还是忍不住闭上了眼睛,这么近距离观察真波的话,心脏真的会爆炸的。靠着感触感觉到嘴上碰到了带着温度的柔软物体,小野田停止了往前,要这样维持几秒完全不知道,现在他对时间流逝的感觉完全混乱了。


    腰间被骤然抱住,处于极度警惕状态下的小野田立刻睁开眼睛,但是下巴也被钳住,顾不得害羞的小野田扭动着身体想挣脱,不过在更早一步发力抱住他的真波怀里完全无法离开。


    “啊真唔——嗯呜!?”


    有东西伸进嘴里,带着温度,湿湿的,又柔软,小野田知道这是什么,正因为知道这是什么,大脑的接受力到了极限,他有种轰的一下像冒出蒸汽的错觉。入侵者挑逗着往后缩的舌头,小野田越是躲,对方就将侵占目标转移到口腔的内壁,被舔得发麻的感觉令小野田腿都软了,然后逃不过的目标还是被卷起蹂躏。


    技术什么的对第一次被舌吻的小野田来说完全不懂,少女漫画的描述完全不对,唾液交换的声音好害羞,呼吸好辛苦,被紧紧抱住的身体因为和对方紧贴而哆嗦,脸上感觉到的灼热吐息像要把小野田整个人烧起来。


    公主期待的恋爱之吻,甜蜜而心悸不止,看的时候小野田就为这样的湖鸟感到幸福而可爱,但是为什么被真正的王子亲吻时……




——心脏跳动得好难受。




    生理意义上的好辛苦,可是对疼痛甘之如饴的真波而言,这份感觉让他停不下来。




    “哈……不行了唔……真、波君……唔嗯……”


    挣扎着喘了口气的小野田又再次被封住了唇舌,肺活量在骑上自行车后上升了不少,但是精神冲击过大配合缺氧,小野田感到一阵晕眩。真正意义上的,全身力气被抽掉了,连同意识一起飘离。


    “坂道君!?”


    晕过去的小野田瘫倒在真波怀里,对最后听到的呼唤做不出任何回应。


    这种天气,真的非常热啊。

评论
热度(136)

© DISKK_我想成立新政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