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KK_我想成立新政府

小单车痴迷中 真波波天使 会长 小卷 本命伏见猿比古 伏八 猫痴 全职叶修

[山坂]威風堂々

甜甜圈:

填坑属性3/3。 @苞谷Kongu 太太的点梗。想看真波弄哭坂道是要闹哪样啊!


标题党。坂道视角。这次尝试写了下高台跳水。我是想写帅气的真波的,不过嘛......


一句话概括大概是真波教你如何谈(耍)恋(流)爱(氓)这样?


更多发病在结尾(没人想看好吧。




威風堂々


 


小野田正处在前所未有的低落情绪中。


这也是当然的,人生第一次鼓气勇气的告白,也许还是最后一次,就这么被拒绝了。


“那、那个!真波君!”


在上一次登上顶峰时,努力将自己的心情传达给对方的小野田。


“我……我想我是喜欢真波君的!比朋友更加的……也许真波君只是想和我一起爬坡,但是、能让我更多的呆在真波君身边吗?”


就这样,被真波微笑着拒绝了。


“抱歉。我啊,无法接受呢。”


简单、果断到近乎残忍的拒绝了。


虽然在心中反复的告诉自己没有关系,这也是预料之中的结果,但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涌出了眼眶。


“不要哭了啊,坂道君。”


明明已经拒绝了自己,还这样温柔的安慰自己,小野田感到更加的难过了。


“坂道君这样,会看不清前面的路吧?我送坂道君回家吧。”


是啊,真波山岳,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温柔的一个人,对谁都是。


然而即使认清了这点,小野田也没有挣开他握住自己的手。


这场归途之后,两个人大概再也不会见面了。那么请至少,把这个短暂的'现在',留给我吧。


 


小野田没想到,在那之后仅仅过了两天,自己就收到了真波的短信。


【明天放学后,一起去爬坡吧?在峰之山。我会提前过去的。】


小野田的心中五味杂陈。他不太明白真波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那样拒绝了自己,明明应该是讨厌自己的才对啊。


“我已经,没办法再和真波君一起爬坡了,对不起。”


犹豫不决的按下“发送”,小野田又立即连按了三四下“取消”,紧张的等待了几秒,直到看到信息发送失败的提示,小野田才松了一口气,去草稿箱删除了短信。


没办法拒绝啊,自己。


就算只是维持现在这种令人难以呼吸的关系,小野田还是不想失去真波这个朋友。


如果他们还能算作朋友的话。


第二天,小野田如约来到了峰之山,真波果然已经在这里等他了。


“坂道君!”


看到自己的同时高兴的朝自己挥手,就和往常一样。


和自己对他告白前一样。


小野田努力按下心中的苦涩,挤出一个笑容走了过去。


之前一起骑行过无数次,自己深深为之着迷的峰之山的坡道,今天却显得格外漫长。


漫长而又让人疲惫。


“坂道君,怎么啦?今天好像不在状态呢。”


“……嗯……”


自己不在状态的原因,真波不是应该比谁都清楚的吗。


不过如果这就是他想要的话。


如果这种朋友关系就是他想要的话,自己还是会努力维持下去的。


尽管有点可悲,也好过形同陌路。


感觉鼻子又有点酸了,小野田猛的踩下踏板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至少当前的任务,是骑完这段坡道。


 


“坂道君有什么心事吗?今天发挥得并不是太理想呢。”


遥遥领先到达山顶的真波,有些担心的看着小野田。


“没……我没事……”


“这样啊,那么明天我还会再来的哦!坂道君也要快点打起精神来呢!”


“……”


明天……吗?


小野田没有想到,真波所指的,并不仅仅是今天往后的那个“明天”。


【放学后】、【周末】、【峰之山】、【秋叶原】、【箱根】、【老地方见】、【我会先去的】、【我在那里等你】……


每天每天,连续不断的收到,手机的收件箱里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堆满了这些词句组成的信息。


真波发来的信息。


比自己告白前更加、更加的频繁。


尽管小野田从没有回复过,但他也没有哪一次失约。


不过他清楚,自己就快到极限了。


已经回不去之前那种单纯的朋友关系了。


现在的自己,即使看到真波对自己微笑,也只会感到难过。即使被温柔的关心,也只会感到痛苦。


小野田知道,自己已经支撑不下去了。


 


“坂道君!”


真波朝自己挥手的画面就像沙漠中的海市蜃楼,小野田甚至觉得自己应该立即转身就走,远离这个一直困扰着他的幻影。


然而他还是推着车过去了。


“一起来爬坡吧!这次也要全力以赴的登上顶峰哦!”


跨上自行车的真波干劲满满道。


“……那个,真波君……”


已经不行了……


“嗯?”


不说出来的话……


“……真波君,是讨厌我的吧!都已经说了那样的话,为什么现在还要……还要像这样一起爬坡……”


还要再来找我……


真波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我并没有讨厌坂道君啊?而且……坂道君,都说了淌眼泪是会看不清前面的道路的吧?”


“……我不明白……”


“什么?”


“'无法接受'……真波君当时不是这么说的吗……”


“啊,那个啊。”真波了然的一笑,“是的。就算现在坂道君再问一次,我的答案也还是不会变的哦。”


“那……”


“但是,我从没说过讨厌坂道君这样的话吧?”


“……”


小野田觉得自己的脑中一片混乱。


“看来,坂道君有很多想要问我的事呢。”真波突然高兴的一合掌,“正好我也有想要从坂道君那里得到的答案,那么,来爬坡吧!后登上山顶的那个人必须要回答胜者的问题,怎么样?”


“……唉?”


“通过爬坡解决所有问题,这才是climber该做的吧?怎么样,要比试吗?事先声明,就算对手是坂道君,就算把坂道君弄哭了,我也不会放水的哦!”


小野田以踩上踏板的动作代替了自己的回答。


真波说的没错,他有必须要问真波的事。


为了那个答案,这些天的痛苦与困扰,都无法成为他前进的绊脚石。


【无法接受。】


……这样的回答,就算是我也……


无法接受!


 


然而最终,赢的人还是真波。


“看来这次也是我赢了呢。”真波丝毫没有谦虚的意思,“抱歉呢坂道君,不过我啊,也有一定要坂道君回答的问题。那么,第一个……”


真波突然凑近了过来,可惜小野田还沉浸在错失了唯一一次知道答案的机会的失落中,并没有发现真波的笑容中带上了一丝狡黠。


“坂道君,喜欢我吗?”


“!”


这个问题,简直就是在小野田原本就伤痕累累的心上狠狠补了一刀。


“……不要哭啦,坂道君。我是真的,想要知道答案呢。”


真波伸手抹去了小野田的泪水。


“……真波君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我喜欢真波君这件事……”


“喔,只是喜欢吗?”


“……唉?”


真波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无法接受呢。我对坂道君的感情,可远比'喜欢'深沉的多。想要占有坂道君全部的时间,想要禁止坂道君和我以外的人接触,想要坂道君只看着我一人。如果坂道君对我只有'喜欢'这种程度的话,我是无法接受的。”


“……唉?”


小野田突然发现自己完全听不懂真波在说什么了。


“还有,'想更多的呆在我身边'什么的,”真波摇了摇手指,“难道不该是再多做一点恋人间的事也没有关系吗?”


“……真波君……”


小野田是真的被吓了一跳。


眼前的这个真波,和他一直以来认识的那个真波,感觉完全不同。


小野田有些不知所措。


“啊对了,我的问题还没有问完呢。坂道君不戴眼镜的话,可以看到多远呢?”


“……不到一米……大概只能看清现在真波君的脸吧?”


小野田还是乖乖回答了,虽然他隐约觉得,从刚刚起真波就变得有些陌生,有些……可怕?


“这样啊。”真波笑得更开心了,“坂道君,能把手机给我一下吗?”


小野田有些犹豫自己要不要转身逃走,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乖乖照真波说的做。


真波接过手机打开随意的翻了一下:“唔,最近的收信记录全是我的短信呢,好高兴!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了~在那之前……”


真波为小野田擦拭眼泪的手突然上移,一把拿下了小野田的眼镜,干脆利落的直接扔出了公路护栏之外——山下。


“……唉?!”


小野田还完全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现在,坂道君有两个选择哦。”真波将自己的双手一起伸到小野田面前,“没办法一个人回去的你,可以选择用我左手上你的手机叫今泉君、鸣子君或者卷岛前辈他们来接你。”


“……那,右手呢?”


空空如也的右手。


“……唔,坂道君是真的不明白吗,握住我的手的意思?”真波有些危险的眯起了眼睛,“由我把坂道君送回家。当然,是回我家。”


“!”


就算迟钝如小野田,也是能听懂这句话背后的含义的。


真波对自己的比喜欢更深沉的感情,小野田恐怕有点理解了。


不安和害怕同时在心中蔓延,但是小野田知道,比这些更多的,是名为“喜悦”的情感。他颤抖着伸出手握住了真波的右手。


明明应该选择左手。


明明应该逃的。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啊。


也许自己对真波的心情,也早已不是“喜欢”那样单纯了。


只要对方是真波,被做了什么都没关系,已经到了这种近乎自暴自弃的地步。


自己早就,盲目了啊。


真波显然对小野田的这个选择非常满意。


“……那个,真波君,手机,可以还给我了吗……”


“嗯?啊。虽然我是想一起扔下去的啦。”小野田胆颤心惊的看着真波朝山下瞥了一眼,“不过,还是还给坂道君吧。因为坂道君选择了我嘛。”


“……”


“既然坂道君选择了我,不亲自把坂道君身边的情敌解决掉可不行呢。”


“……”


真波猛的用力握住了小野田想要缩回去的手。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哦,坂道君。”


“……”


“该怎么说呢,就算坂道君选择了左手,我也会把手机扔掉的。”


“……”


“真遗憾呢,恐怕坂道君从一开始就没有除了我以外的选择了吧。”


根本不需要提问。


因为答案真波都是知道的。


根本不需要选择。


因为自己早已没有选择的余地。


就算这样……


“就算这样……”小野田微微回握住了真波,“我也想让真波君知道,不是因为没有选择,而是我自己,选择了真波君!”


真波非常惊讶。不过这种惊讶在一秒后就转变为了前所未有的温柔的笑容。


“不愧是坂道君呢,这种情况下还能说出这样可爱的话啊。是啊,是坂道君选择了我。”


他轻轻的吻在了小野田的眼睛上。


“而我,早就是只属于坂道君一个人的了。”


 


“呜啊小野田!你脖子上这两块创口贴是怎么回事啊?摔车了吗?居然伤到这个地方,没事吧!”


“没、没事啦鸣子君,只是被虫子咬的……”


“虫子?什么啊,你也太不小心了吧!要用两块创口贴,那还真是好大一口啊哈哈哈……”


一直坐在他们旁边的今泉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鸣子!和我去找一趟卷岛前辈!”


“什么啊!突然这么大声干嘛啊!吓死我了……”


“快点!”


 


另一方面。


东堂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谁啊……什么!小卷居然主动找我?!”


“东堂前辈,说我不在哦。”


“嘁,小卷一定是想我了!谁要找你啊!”


“是吗。”真波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骑上LOOK开始了今天的千叶之旅。


不过,大概会有一点不顺利吧。


当然,也只是“一点”不顺利而已,对现在的真波来说。


 


END




废话时间。


今天的真波也依然威风堂♂堂呢。


苞谷太太你还满意吗?不满意我也不会重写的哦(傲娇脸)。


话说我居然赶出来惹,终于填完坑了!两天两更是不是意味着之后一周都要进入技能冷却时间了?(安定的躺平  ←挣点气好吗


用梅桑的歌作为BGM洗脑了一天,最近大概不会想再听了XD。内容是和威风堂堂没什么关系啦,只是想要写出那种帅气的感觉吧。


看来是完全失败了_(:з」∠)_


顺便有太太想看番外吗?


PS:番外的意思就是,真波还是这个性格( 艸)  ←已经被基友吐槽了N次每篇真波性格都有微妙的差别......其实我是知道的,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啊 >_<|||

评论
热度(183)

© DISKK_我想成立新政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