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KK_我想成立新政府

小单车痴迷中 真波波天使 会长 小卷 本命伏见猿比古 伏八 猫痴 全职叶修

[山坂]わかんないよ by ななし(id=3554947)【下】

饿!:

▲我简直要跪了OTZ 最后这一段难哭了怎么这么难TvT  心理活动那里真的是每一句都在卡,没一句是顺利过的。我已经不敢看自己翻出来的东西了ry  差点就不想发上来了各种无法面对,如此渣的翻译……就这样吧我要去找个地缝缩起来……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真波不知道是第几次地反复问自己。虽然已经在路上想了很多次,但现在站在小野田家门口的他也还在考虑着这个问题。

对真波来说,这是他第一次来小野田的家拜访。很老实的小野田把手机地址和住所一起登记了。正因如此,真波可以使用GPS的功能查找并到达他的家。

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这么有行动力。

真波抬头看着小野田家门口的坡道,深吸了一口气。他一直都在爬这样的坡道吗。好羡慕。

要是把公路车带来了的话就太好了,内心的角落里正产生这种想法,真波就听见身后传来了打招呼的声音。

“……啊啦,你是,那个……、‘真波君’?”

 

真波回过头,看见一位女性站在那里。她看起来很眼熟。对了,是小野田的母亲。

“啊……、这个……”

“哎呀真是的!怎么了?是已经约好今天在我们家留宿了吗?都这个时间了。是特地从箱根过来的?坂道也是的,之前稍微跟我好好说一声的话,也至于这么不好办了”

“诶、不是那种的”

“嘛~算了。不过这样的话只能做些现成的东西了,抱歉了呢。来来,欢迎欢迎”

 

小野田的母亲一边用力拉过真波的手,一遍走上了坡道。简直就是传说的台风一样的女性。真波虽然有些困惑,但也不好冷冰冰地拒绝,就这么跟在了她的身后。

简直就像是死刑犯被带去断头台时一样的心情。

在完全变暗的夜空之下,朝着孤零零地闪耀着灯光的小野田家门口一步步接近。

小野田看到自己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会皱眉头的吧。还是说,会因为我的缘故而惊讶地睁大眼睛呢。

 

“坂道——,在吗,已经回来了吧?”

小野田的母亲走进门朝二楼喊道。坂道的公路车一定放在了外面。心脏剧烈地跳动着,真波看向她的视线的前方。

“啊、妈妈你回来了……”

小野田动作慢吞吞地从楼上走下来。应该是刚洗完澡,他穿着的似乎是是中学时代的运动服和随意的套头衫。

然而当小野田的视线捕捉到真波的瞬间,他就脸色有些发青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啊,喂等一下啊坂道,你啊,朋友都来了,怎么也要好好地说声欢迎吧!”

“等、等等等等一下!拜托了!”

楼上传来一阵摩擦悉索的声音之后,再次出现的小野田不知为何换上了规矩的便服。啊啊,是不想让我看到那件衣服吗。真波对他这样避开自己感到有些闷闷的。

“那个……抱歉,真波君”

嗒嗒,伴着这种轻快的声音,小野田走下楼梯。因为是突然到这边来这种的所以…听他这么说着的真波皱起了眉头。

“唔……我才是,应该说抱歉的”

面对面地站在门口,目光不自在地相互错开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小野田的母亲已经走进了厨房。对真波的突然来访,小野田一副很为难的表情。

 

“啊……”

头脑里突然一片空白。路上就已经在脑海里演练了很多次的模拟,现在却什么用都没有。

 “这个,对了,那个……,因为之前电话里说的不是很顺利”

“……恩”

“……所以”

“坂道~!如果你朋友要留宿的话就赶快让他去洗澡吧。我在那之后再去洗。”

“不是,住下来这种的,我并没有打算啊!真的!是坂道君的母亲误会了……”

“啊,是这样啊……”

“嗯。我今天只是打算稍微说几句话之后就回去的,也还赶得上末班电车”

 

小野田一挠着后脑一边嘿嘿地笑着,渐渐撇下了眉梢。

“……是吗”

“……恩”

“……但是,我”

咕嘟,小野田的喉咙震动了一下。

“真波君,如果能住下来的话会很高兴,的……”

 

***

 

呼——,把肩膀浸入浴缸的真波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小野田家的浴缸比箱根学园的要小得多,只有真波老家浴缸的三分之二左右的大小。腿也有些伸不开。

尽管如此,自己一个人洗澡的话,也能放松一些。

之前听到小野田的话之后就不知不觉地点头同意了,那一瞬间小野田的脸仿佛都闪耀着光辉。这还是第一次有朋友到我家留宿之类的。小野田一边那样说着,一边慌慌张张地跑上二楼拿下来了比他自己的稍大一些的睡衣。就那样被小野田催促着带去了浴室,在进行了简单的说明之后,真波就这么开始洗澡了。

 

“……朋友,啊”

一想起这个词,胸口就有种钝痛在渐渐蔓延。小野田脱口而出的那句话,让真波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小野田是个很好懂的人。

不管什么都是一副毫不介意的样子,从平常的一些态度里就可以看出恋情的端倪。

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让人无法抛开不管。

这件事是真波最为苦恼的。

明明都到了现在了,却还是不清楚自己到底想怎么样。

 

***

 

一边吃着准备好的晚饭,一边听小野田拼命地说着一些学校里的事。简直就像是害怕对话会停下来似的,朋友的事情、后辈的事情、公路车的事情,那样一些微不足道的事也通通被小野田拿出来当做话题不断地说着。这个过程中,真波一直在旁边笑眯眯地随声附和着。吃完饭,又在坂道母亲收拾完餐具之后,他终于有些不安地决定去坂道的房间。

咚咚、咚咚——渐渐的,心跳声变得越来越剧烈。

和坂道当时一样,真波在走进房间之后,紧张地就像一根棍子一样地站在那里。用了一分多钟的时间来缓冲之后,真波屈膝跪坐在了坐垫上。环视了一下小野田的房间,比想象的更加整洁。虽然到处都是小野田喜欢的那个动画的周边,但整体来说房间里的东西并不是很多。

 

“那个……总之要先写封邮件对吧?今天没办法住宿登记什么的……”

真波拿出了手机。小野田在一旁用特别大的声音“恩”了一声。

一边苦笑着,真波一边把在外留宿的事告诉了同年级的朋友。顺便也把部室钥匙的事拜托给了他。

吧嗒,合上手机的同时,小野田的身体猛得一颤。把目光朝那边转过去,可以看见他正端坐着关注着真波的动向。

“那个……,所以说”

“恩”

“还是继续之前的话题……”

“……好的”

 

然而,面对已经变成了敬语的小野田,真波也无法再保持住微笑的状态。不如说,是变得更加紧张了。

“……真的只是那样吗?那个,分手的理由”

“…………恩”

与其说是肯定,不如说是在催促着话题的继续,小野田用这样的语气回答道。

真波咬住了嘴唇。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小野田努力寻找着合适的言辞,有些沉重地开口了。

“……其实是,有点,拉肚子了。自从上次去了箱根之后就一直这样”

“…………诶”

 

第一次听到这种话的真波瞪大了眼睛。那种事,无论是在邮件里还是在电话里,一次都没有被提起过。

“实际上,上厕所之类的,都不太方便。这种的,我在和真波君的第一次做过之后就知道了……。虽然为了能顺利结合,也了解了很多东西,但还是……”

脸颊染上薄红,小野田似乎是很窘迫地笑起来。

从第一次的时候开始,小野田就为了使真波能迅速插♂入,会自己提前清洗。然后等那里放松下来之后,再来拜访。

“那么……,这么说的话……”

“抱歉,之前没能说出口……。那个,这样的话插♂入的一方会比较舒服……,那个,是在网上看到的……”

“…………”

 

小野田的这种话让真波腹部深处有些酸麻。他应该也是不想受伤的,但就像是自己说要戴安全套这种事一样,真波的话,他一定会遵从的吧。

第一次的时候,真波对并不是特别勉强的小野田说了并不需要做到这种地步也可以。

但是之后,简直就像是会读心似的,小野田还是继续那么做了。

“就像你看到的……我啊,并没有什么很特别的长处,所以,想着要是至少能让真波君觉得舒服的话,就很开心了……、只是,每一次之后肚子都会不太舒服,害得今泉君和鸣子君都很担心……”

 

突然地,真波对那个名字有了很大的反应。

眼前忽然闪过几小时前看到的他们两人的样子。真波的眼睛里蕴含着危险的光,原来是因为这种事吗。

确实,尽管是因为不清楚详情,但看到每次小野田变成那样,会担心也是理所当然的,他们的话,应该早就认为真波是个坏人了吧。

第一次的时候,如果是真的爱着的话,真波应该是自己去事先了解这方面的知识才对吧。

 

“……那么,是被他们劝了才会分手的吗”

真波说出了这种连自己也很吃惊的话。小野田像是被吓到一样猛地颤抖了一下。

“不、不是因为这种事啊!那种话我也只是听一听而已啊!”

是这样吗?真的只是这样的话,之前鸣子在电话里的说的那种话是怎么回事?今泉也是,简直像是故意要挡住真波一样,站在他和小野田之间。

“……真的吗?”

“…………”

被真波一直凝视着,小野田像是快要哭出来一样轻轻地点了点头。

“恩……。是我自己决定的”

 

像是被一大盆冷水兜头浇下那样的感觉。不过,不是被那两人劝说的这样的理由,已经很好了。

“………抱歉……,总觉得,给你添麻烦了……。不过,是在上次见面的时候,才最终这么决定的……。看到真波君和宫原桑在一起的样子,我觉得那才是真正的,应有的姿态吧”

“……诶”

“宫原桑她,比起我来说,有一个女孩子站在身边,这才是正常的真波君该有的样子,我是这么想的。果然啊,真波君毕竟是个普通人,如果站在旁边的是我的话,怎么想都会觉得很奇怪吧”

像是再也忍受不了一样,小野田劈里啪啦地说出了这样的话。他并没有哭,只是像往常一样眉梢明显地撇了下来,无奈地笑了。

他应该早就知道了吧。自己和真波之间的那条线,短时间内根本难以跨越。只要把手放上去,就可以感到两人间的那堵墙的厚度。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吧。尽管想和真波一起跨越那条线,但是在这段感情里,真波所给与的,只是一味的被动接受。如果说心里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其实并不需要这份感情的话,那是在自我欺骗。真波并没有想去往‘那边’,只是始终站在‘这边’眺望着那一侧的小野田而已。 

而这是小野田所无法忍受的。

因此得到的是理所应当的终局。

 

真波此时才终于理解了小野田的话。但与此同时,想哭泣的情绪从头顶一直满溢到脚尖,他冲动地抓住了小野田的手。

“诶!?”

托着小野田的下巴,固定住他瞪大着眼睛的脸,真波就对那样吻了上去。小野田抓住真波的肩膀拼命地推开,但是在被一次又一次地舔过唇瓣之后,手腕中的力气就渐渐变弱了。真波更进一步地不断舔舐着小野田的唇。他稍稍移开了一点,但很快又凑近过来,用有些不安的声音轻声说着“张开嘴?”,撬开了小野田的唇。真波的舌尖迅速地侵入了进来。渐渐的,有纠缠的水声从唇瓣相接的地方传来。小野田的嘴里为什么会这么甜呢?明明应该是无味的,然而他唇舌里的这种味道,就是让自己的心脏如此地激烈跳动的原因吗?

不知道是小野田的还是自己的,心跳的声音似乎就响彻在耳畔。真波变换着角度纠缠着小野田的舌叶。舌尖用力地吸吮,受到惊吓般的小野田却缩回了舌头。说起来,这种程度的深吻,也许是两人的第一次。

小野田很不擅长换气,他呼吸困难地拍打着真波的肩膀,想让他停下来。真波终于离开了眼前温软的唇瓣,小野田含着泪低下了头。

 

“……为、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

真波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皱起了眉头。

小野田眼里滚动的水光化作泪珠,吧嗒地滴落下来。

“太,太过分了……呜……。明明不喜欢的,这种……”

“对不起……”

 

小野田把脸埋进膝盖里,抽泣着,喘不上气般地深深呼吸着。唏、能听到这样一抽一抽地吸鼻子的声音。 

该怎么说才好呢?

和小野田接吻的时候,还想要更多。想要做♂爱。想看见他的笑容,而不是这样哭泣着的他。

这就是,喜欢着小野田的心情吧。

尽管如此,真波头脑中至今也没有理解。他所设想的喜欢,应该是更加快乐的情感。就像爬坡的时候一样,只是想到这种事就能感受到心脏的跳动。但是相反的,只要想起小野田的事,腹底深处就会有像被火焰烧灼一般的焦躁感,只是今天乘电车来和他见面的期间,就体会到了那种活着的感觉。而多次在脑海里闪过的被今泉揽住后背的小野田的姿态,每一次想起都会有种恶心的感觉。

不明白。

不明白啊,这样的感情。

真波拉起走投无路般的小野田的手,轻轻抚摸他的手背,然后将手指和他的缠绕在一起。从接触的地方传来了热度都要满溢出来一样的错觉。热度顺着手渐渐向上,脸颊也变得微微发烫。心脏搏动的声响,在此刻显得特别清晰。

渐渐地,小野田泄露出了些微的呜咽。

 

“真的……真波君太过分了”

“……嗯”

从小野田抽泣着的有些勉强的声音里,能听到这种细微的哽咽。

“真波君是……想要做什么?”

“……”

“我、我啊,还喜欢着真波君,只是被触碰了就非常高兴,但同时也觉得很悲伤,心脏很痛……已经,明明是想要放弃了的……”

听到这话,真波头脑里突然变得一片空白,不禁紧紧地握住了交缠的手指。

小野田抬起脸,瞪大眼睛看着真波。即使他满脸都是泪痕,看上去有些脏脏的,但真波却还是觉得十分可爱。

“……坂道君还,喜欢着我吗”

对着小野田,与其说真波是在说给自己听,还不如说是在低声嘟囔着。眼看着小野田的眼睛里又要溢出泪水,真波伸出衣袖轻轻地帮他擦去。

“……喜欢”

这个有些模糊的声音从耳朵里进入,作为语言在被大脑理解分析着的时候,真波的心脏疯狂地跳动着,仅仅因为这一句话就发出了剧烈的鸣响。似乎就连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心脏变得越来越热。

 

“……怎么办啊,坂道君”

“……诶”

小野田看着真波的脸,一副非常不可思议的样子。

真波拉过小野田的手贴近自己的心脏。小野田更加困惑了。

“我啊,这里正剧烈地跳动着呢。……呐,怎么办啊,坂道君。我,总觉得非常的高兴啊”

“………那个……”

“就连骑自行车的时候也没有过,这样的心脏的跳动,真的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

小野田逐渐地放松了眉梢,垂下眼睛。

“我啊……一直都是这样的哦。和真波君说话的时候、身体触碰的时候”

“……这就是,喜欢的感觉吧”

真波认真地凝视着小野田的脸,小野田用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就会非常地高兴”

到了这种时候,小野田还是不是很自信的说。真波不知为何总觉得非常开心,他固定住小野田的脸,再一次亲吻了上去。

这一次,小野田也坦率地接受了真波舌尖的入侵。

互相交缠着,舌尖进一步深入,小野田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嘴唇分开的时候,看到的是小野田泛起大片红潮的脸。好可爱。第一次感到胸口像是被什么攥住了一样,真波放任了自己的感觉,再一次将嘴唇重叠在一起。这样下去的话,已经控制不住地越来越想触碰小野田了,却没有办法。

 

“……想要触碰,可以吗?”

刚一听到这话,小野田变得通红的脸就一下子褪了色,用力摇着头。

“不,不不不不可以!今天并没有仔细清洗过,会不习惯的……!”

“……”

真波只能无奈地苦笑。

确实,触碰了之后就会忍不住想抱他了吧。

清洗过之后就可以了吧。想要习惯的话,再多抱几次就行了吧。

就那样被问着这种话,小野田的脸颊再次出现红晕,怯生生地点了点头。于是,真波也有种像是要升起一样的感觉。

“只会触碰而已,所以没关系的”

低下头,真波对上小野田的眼睛这么说道。这次小野田也微不可见地点了头。

无法抑制地觉得可爱和幸福,真波把手放到小野田的衣服上,缓缓地探了进去。

 

***

 

之后,就像说的那样并没有做,只是握着彼此的东西身寸了出来。结果不知不觉间又变成了这种交往的话题。这一天结束后一起睡下了,然后第二天早上,在小野田母亲叫喊的声音里醒来。

虽然昨天在那之后擦拭了各自的身体,气味也用了喷雾来掩盖,被子也是分开睡的,所以说应该不会被怀疑吧。真波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慢吞吞地起床。但是,一旁的小野田脸突然变青了。

“诶!?啊,现在几点了!?”

小野田拿出手机确认时间。时间似乎是已经过去了很久,连邮件也收到了好几封。

“哇啊,怎么办啊!今天和今泉君、鸣子君约好了一起去体育用品商店的!”

小野田操作着手机看邮件。

听到那个名字,真波注意到自己又有了昨天那种焦躁感。

“约的几点?”

“说好了十点集合的……”

真波看了看时钟。十点半。

 

“哇~……。这一觉睡得可真熟啊”

“嗯,是啊……、怎么办……啊!”

“恩~?”

还没从被子里出来的真波问道。

这时,楼下再次传来了小野田母亲的声音。

“喂坂道~今泉君和鸣子君来接你了哦~稍微快一点!”

 “阿姨您好——早上好~!小野田君起床了吗?”

“………啧!”

 

看来,这两人应该是像邮件里说的那样过来接小野田了。小野田的脸色不禁有些发青,真波也终于从被子里爬了出来。

“……啊咧,有其他的谁来了吗?”

可以听见楼下今泉有些惊讶的声音。

“啊啦?你们俩都不知道吗?哎呀,我可是从约好今天一起出门的前一天到坂道这里留宿就想到了哦~”

“妈、妈妈!”

小野田慌忙地穿着睡衣就跑了出去。

 

“啊,等一下坂道,难道说你们还没有起床吗?真是的——一定是昨天晚上玩太晚了吧!?抱歉啊,这孩子,因为有朋友特地从箱根过来玩,太高兴了”

“……箱根?”

两人同时低声说道。

真波就那样顶着一张睡得迷迷糊糊的脸,跟在坂道后面走下楼梯。他露面的瞬间,楼下的两人都瞪大了眼睛,“哈啊?”地大叫了出来。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鸣子指着真波喊道。

真波一点发怵的样子都没有,就那样诶嘿~地笑了出来。已经没有任何会感到内疚的事了。

鸣子看到他身后小野田的样子,也察觉到了真波坦然的态度,顿时悟了。今泉在一边像是被虫子咬了似的扭曲着脸。

 

“那个呢~我们又变回了这种关系!今后还请多多指教,呐!”

真波朝着鸣子和小野田他们僵硬的脸低下头。

 

“是是是是笨蛋吗你!就这么承认了是脑子糊涂了吗啊啊啊啊!!!”

“真真真真真波君!?”

 

在被凄惨的呻吟包围着的家里,小野田的母亲“啊啦,你们是吵架了吗?”这种悠闲的话语完全地被忽视了,谁也没有去回答她。

 

END

 

―――――――――――――――――――――――――――――――――

 

天惹打下END的那一刻我简直要热泪盈眶了都……终于翻译完了!虽然很渣但也算是功德圆满!山坂也完满的HE啦,恩!因为在大多数山坂文里虐的要素比较少见,而这篇文我反正是觉得虐得很带感啦www原作者的心理描写真的很棒虽然我完全没翻出来就是了OTZ 大家如果方便的话还是去打个支持一下原作吧!一直是无授权翻译心里总有点没底……最后让我抱怨一下,果然只要稍微长一点的文翻译起来就很痛苦啊,以后再也不想找长篇来折腾自己了!虽然是这么说着但还是看了看手边的两篇山坂系列向大长篇作品ry(别信真的


评论
热度(139)

© DISKK_我想成立新政府 | Powered by LOFTER